2012年5月17日 星期四

向下開的櫻花/幸福的地址

按我分享
【終生學習】

也許幸福的地址,不在「野邊山高原」,甚至不在丹麥、不丹。它就在離我們最近,卻最難到達的地方。那裡,叫個性……
尋找幸福的旅程


(圖/王文華攝影)
「日本鐵路」(JR)的最高點,在東京西邊山梨縣的「野邊山高原」站。標高1375公尺,背景是覆蓋白雪的高山。
「野邊山高原」站外有個「幸福的鐘」,傳說敲了就會找到幸福。
我敲了。
160公里之外,東京「代代木上原」車站。站外有一家小書店,叫「幸福書店」。我不知道書店的傳說是什麼,但我也買了一本書。
因為我跟大家一樣,都在尋找幸福。
如果幸福的定義是優雅、細膩、便利的生活,日本人應該最幸福。羽田機場的男廁,小便池與小便池之間的牆上都有鉤子,幹嘛?
掛包包、放雨傘。
餐廳的馬桶,水箱上方是一個小洗手台。一按沖水,水流到洗手台,洗完後的髒水順勢流進水箱沖馬桶。省空間,也省水。

超市的貨架,備有放大鏡,體貼看不清標籤的銀髮族。
地鐵車廂內貼著公告,請站在博愛座旁的乘客關手機。因為電磁波,可能影響博愛座上銀髮族的心律調節器。
這個社會預想、並解決了生活中最細微的不便,照理說應該很快樂。
是嗎?
哪些國家快樂?
4月初,聯合國的「世界快樂報告」出爐。最快樂的國家是丹麥、芬蘭、挪威、荷蘭、加拿大。美國第11名。日本44。台灣46。
丹麥是長勝軍。英國萊斯特大學2006年的研究,前五名是丹麥、瑞士、澳洲、冰島、巴哈馬群島。美國排名23。日本90。 台灣68。
看來,日本人和台灣人,都不太快樂。
那丹麥的祕訣是什麼?我們可以仿效嗎?
丹麥社會的特色是:
1.寬容:率先給女性投票權、承認同性戀婚姻、將色情合法化。
2.平等:貧富差距小、最高所得稅68%。醫療、老年的福利好。
3.工作生活平衡:重視教育、尊重達人、認真工作,但年假長達六周。三成人民有做志工的習慣。
稅率68!光是這一點在台灣就行不通。我們會想:如果要付68%的稅,我寧願不快樂!
台灣快不快樂?
4月分《遠見》雜誌,做了台灣幸福感民調。台灣人給自己的幸福分數,是及格邊緣的64.2分。
不幸福的原因,是收入低、物價漲、前途茫茫。
如果有一天,物價不漲,收入增高了,會比較幸福嗎?
當然!但增加的程度是多少?
我無法預測整個社會富有後的幸福感,只能看看身旁富有的朋友。
他們不需要擔心物價,但有別的煩惱。
夫妻常吵架、孩子不聽話、身體忙壞了、憂鬱症纏身……所謂成功的人,沒比我們快樂多少。
但比我們強的是:他們對不快樂,比一般人有自覺,也更在乎。他們有資源和時間,用拚事業的方式,來拚快樂。
我也拚過,有效!但維持不了多久。
覺悟的有效期限
我也上山打坐、吃素、過午不食、早睡早起。睜開眼睛覺得葉子比過去更綠,世界有大雨後的清晰。下山時體會到人生無常、萬事皆空。心是一片海,情緒只是飄過海面的雲。正感覺自己煥然一新時……
公司一件小事又讓我破口大罵。
罵完立刻後悔:這不都是一場空嗎?我幹嘛這麼激動?
因為心雖然是海,但情緒是浪。浪受地心引力打過來,海也擋不住。
法師說飯要一口一口地吃,在山上我的確如此,也第一次嘗到粗茶淡飯的美味。但下山幾天後,又開始狼吞虎嚥。為什麼?因為會議要開始了、飛機要起飛了、電影要開演了……凌虐一碗飯,理由千百種。
小事如此,大事更不用說。
學習老莊,覺得《道德經》第九章講得真好:「金玉滿堂,莫之能守。富貴而驕,自遺其咎。功成身退,天之道。」
明知名利多了會造成傷害,但我們還繼續追求。因為總覺得自己還沒有「功成」,沒有「滿堂」。還得為員工考量,為兒子著想。況且,跟某某人比,我還是小咖!
一比下去,就沒完沒了。
聖賢的智慧,在深山的禪堂都如雷灌頂。但回到熙來攘往的現實,很容易忘記。因為一打開智慧型手機,各種資訊讓我們覺得無所不在、無所不能、非我不可、捨我其誰。山上學到的無我、無常,統統忘光。貪、瞋、癡,全力反擊。
為了快樂,我們禪修、禱告、閉關、內觀、壯遊、環島、請教法師、大師、醫師、上心靈成長課程、從事極限運動、到「野邊山高原」站外敲「幸福的鐘」……我們也的確從這些探索中領悟到快樂的道理。但為什麼實踐的時間,總是這麼短?追求快樂,總是知易行難?
會不會是這些「知識性」的探索力道太弱,不足以讓人大徹大悟。人一定要經過戲劇性的事件,特別是悲劇(車禍、癌症、親人過世……),才會覺醒?
但哈佛大學心理系教授Dan Gilbert研究指出:因意外而導致下半身癱瘓的人,一年後,跟中樂透的人在一年後,快樂程度竟然一樣。
原因是,人腦會自動「調適」,讓自己相信目前不可逆轉的處境,其實也不壞。
這樣說,戲劇性的事件也無法讓人改變。
為什麼人這麼擅於「調適」?是什麼力量,不斷把我們從「覺悟」中拉回原狀?如果心是海,情緒是浪,那個牽動潮汐的「地心引力」,到底是什麼?
人的「作業系統」
我猜是「個性」。
它決定了我們判斷、反應、言行。
電腦有「作業系統」,像隱藏的手,指揮複雜的機器。
個性,就是人的「作業系統」,默默操縱我們的心情和行為。它也隱藏,發功時,我們可能感覺到,也可能無意識。
禪修、禱告、閉關、內觀……讓我們暫時「關機」,讓個性這「作業系統」失靈。但大部分人無法持續「關機」,一旦再「開機」,個性就卯足全力,迅速在判斷、反應、言行上,讓我們變回原來的自己。
所以,春去秋來,很少人真正「改變」。年紀、知識、經驗、智慧,不斷成長,唯獨個性,幾乎維持原狀。
幸福的地址
這樣看來似乎很悲觀,個性快樂的人,怎樣都快樂。不快樂的,怎麼修行都沒用。
真的嗎?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如果個性無法改變,唯一的辦法,是「自覺」。
這個「自覺」,就是在閉關結束,為小事又破口大罵之後的「後悔」。
會後悔,就是體會到自己「知」和「行」之間的矛盾。下一次「個性」發威,會比較警惕。這當然未必能阻止破口大罵,但罵出的話,不會像上次那麼難聽。
這樣一次又一次,我們可以淡化個性中讓我們不快樂的成分。就像鍛鍊胸肌,靠反覆練習,把那些稜角磨平。稜角會傷到別人,但受傷最深的,永遠是自己。
我持續尋找快樂的地址,從1375公尺高的「野邊山高原」站,回到地下一層的台北捷運東區地下街。地下街接近忠孝敦化站那一段,叫「幸福走廊」。
我說:「兩旁的店都關了,真是冷清,一點幸福感都沒有。」
朋友說:「忠孝東路這麼吵,地下竟然有這麼清靜的地方,真是幸福!」
你看,這就是個性的力量!
所以也許幸福的地址,不在「野邊山高原」,甚至不在丹麥、不丹。它就在離我們最近,卻最難到達的地方。那裡,叫個性。
而幸福,並沒有通用的準則。要靠每個人了解自己的個性,然後找出一套和世界相處的方法。
個性正發出地心引力,對我們興風作浪。浪花讓人涼爽,也讓人窒息。載浮載沉之際,我慢慢了解:痛苦和幸福,都在同一個浪頭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