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26日 星期一

最高明的反擊

按我分享
【終生學習】
天下文化‧行銷管理報 ( HTML 圖文版 )

除了生氣,你可以像林肯一樣,用溫柔有力的方法,把對他惡意的攻擊,化為最有力的盾牌,讓特意飛向自己的矛,轉向飛回展開攻擊的那個人。

階級觀念,每個世代、每個國家都有,只是或明或暗而已。
林肯總統以鞋匠的兒子當選總統,讓許多自認為出身上流社會的參議員感到羞辱。某次,他前往參議會演說,開講前一位議員站起身來嗆聲:「林肯先生,不管你要說什麼,我希望你記住,你只是一個鞋匠的兒子。」
席中,有人發笑。
很多人脾氣不錯,容忍度也很大,但絕大多數人都不能忍耐別人侮辱到自己的上一代。
其他參議員靜待好戲上場,但林肯並没有不高興的表情,反而落落大方的說:「
謝謝你提起我的父親,我會記得你的忠告,我永遠是鞋匠的兒子。我也知道,我當總統永遠無法像我父親做鞋做得那麼好。」
這是一個流傳許久的小故事,足以讓人佩服林肯的機智與度量。

林肯是一個非常有度量、非常能容忍挫折的人。少年的他只上過一年多學校,做過鄉村郵差、劈木材學徒等工作,如果不是因為他有堅毅不拔、不動如山,又知其不可而為之的個性,他不會成為美國歷史上最偉大的總統。

如果你像林肯一樣,連對自己出身的攻擊都可以四兩撥千金,反敗為勝,你大概也有當偉人的資質,也有本領去競選總統了。

問題在於,林肯內心裡應該是這麼認為的:你充滿優越感的攻擊我的出身,你應該為自己的粗魯感到可恥,該覺得丟臉的不是我。

林肯用的是非常溫柔有力的方法。雖然明白對方帶著惡意鄙視他,但他坦然接受了鞋匠之子這個事實,並且把本來對他不利的出身,化為最有力的盾牌,讓那支特意飛向自己的矛,立刻轉向飛回展開攻擊的那個人。

面對蓄意的攻擊,你可以對自己說:「他的攻擊只表示他自己素質不夠。」(這樣的話若說出口,保證引來更大的衝突,但你在心裡講一百遍,也不會有人聽見。)
 
一個習慣鄙視別人的人,本身一定有非常自卑的地方,才會在口頭上用他自認為很強的部分,來跟別人做比較。

對於自身修養有問題、觀念有偏差的人,你大可不必理會,面紅耳赤的想辯到贏,很難不越辯越動怒,其實一點用也没有。

我曾經寫過一個故事:大學畢業後,我運氣不差,進入一家當時算是很不錯的報社,老闆立刻就委我以重任,讓我編輯重要的版面。

一位和我資歷差不多的新進員工阿香,則擔任資料管理員。
某天我進資料室找資料(當時還没有google),我問在資料室閒閒没事的阿香,某個名人的資料放在哪裡?
她指著最高一層的資料架說:「在那兒啊!看來要找到資料,眼睛還要大點才行。」
她在笑我眼睛小嗎?我的眼睛確實不大,和她比起來,應該只有一半吧!她真的是有一雙巨大的金魚眼喔!
「喔,放得好高。」我跟她借椅子。她冷笑道:「看來要找到資料,還得長高點才行。」
我猜,她應該是在笑我矮。
拿到資料後,我下了椅子,很從容的跟她說:「還好,智商並不和眼睛大小及身高成正比。」
我心裡還有更毒的一句話没講出來:「看來,妳若想走出資料室,智商得高點才行。」
 
當時我覺得自己打贏了這場辯論賽。不過,現在想想,少年的我真是盛氣凌人啊!
伶牙俐齒對我在職場上並没有幫助,過去的我常因為口快而得罪人。
還好,後來我和阿香並没有因此反目成仇。慢慢混熟之後,我才知道,阿香剛開始看我不太愛笑,就認定我很驕傲,所以才出言攻擊我。說穿了,大家誤會一場。她也寬宏大量,並没有太計較我反擊中很惡毒的嘲笑。

正面攻擊你的人,最大的目的,就是要你生氣,要你暴跳如雷。聰明的你,最好別中計,不中計就贏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