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6日 星期二

我是否剝奪了孩子的進取心

按我分享
【終生學習】
【撰文/賴佩霞;圖文提供/魅麗雜誌】

成功大學八○周年校慶前夕,我跟我先生還有他的十幾位同班同學,及他們的太太,受邀回學校跟電機相關科系的學弟妹分享他們的職業生涯。他的同學當中有很多位在高科技產業上都享有盛名,而且社會經驗也都相當豐富,面對這些學弟妹他們侃侃而談,希望藉著短短的時間,分享他們覺得對社會新鮮人有幫助的心得。我們這些做妻子的坐在旁邊與有榮焉。

一同南下的同學中,有位享譽國際的李澤元院士,因為他很難得從美國回來,除了分享會之外,
校還特別安排了一場大約容納三、四百人的演講。我們都一起前往,看看是否能聽出什麼端倪。

李院士的經歷族繁不及備載,在美國擁有超過六十九項專利,二○一一獲頒美國國家工程院院士,是世界上高頻功率轉換器設計,建模和控制的權威。

聽完他的演講之後,同學們零零星星地往教室外移動。這時有兩個年輕人一直跟在院士身邊,我遠遠一看,馬上感受到他們的不同,我猜想,他們可能是來自對岸,因為在本土的學生身上,很少感受到如此積極的行動力。

果不其然,當我們準備驅車前往飯店用餐時,其中一位太太因為看到這兩個年輕人的進取心,深受感動,就請他們一起上巴士,跟我一同前往餐廳用午餐。上車後,我問了一下,原來兩位是來自哈爾濱跟山東的交換學生,一路上他們一直發問,想多聽聽院士研究的內容。

這時,我開始思索,為什麼我的孩子身上,看不到這股強烈的求知慾?

我反省,深刻反省。我發現現在台灣的孩子在父母百般呵護下,一切都來得太容易了,因此,他們根本沒有機會展現他們的企圖心。積極進取需要練習,面對拒絕需要勇氣。當我們做父母的一切都幫他們安排好,是否也剝奪了他們這部分練習與強化的能力?

我常聽到年輕人抱怨父母說:「夠了,我需要空間!」這是否意謂我們給得太多了?我們給年輕人一切,這一切都來得太容易了,根本無須努力。

看著這兩位年輕人,短短兩個小時,他們不但與當代國際頂尖的美國研究室主任相談甚歡,彼此留下連絡的訊息,同時,餐桌上也認識了幾位國內外知名高科技界的老闆們。我心想,我要如何做才能激發我的孩子這般令人激賞的進取心?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