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14日 星期五

阿Ken與納豆》責罵變激勵 B咖翻紅年薪破千萬

按我分享
【終生學習】
資料來源:今周刊765期  撰文 / 林讓均  2011/8/17
近年走紅的演藝圈哥倆好「阿Ken與納豆」,沒有「靠爸」,也不是一夕「暴紅」,兩人從月薪兩萬五千元的演藝基層工作做起,一路被王偉忠、邰智源等演藝圈大哥磨練、調教。八年後,耐罵的他們,成就了B咖翻紅傳奇。


「什麼?傷到心坎兒裡的一句話?沒有耶!我很快就會忘記被罵的事,從小就如此!」接受本刊專訪時,納豆(本名林郁智)一開始就擺出令人好氣又好笑的招牌無辜表情。「連老師都經常受不了,會罵我說:『我不是昨天才罵過你!你怎麼又犯了!』我只好對老師講:『可是,我就是忘了啊!』」

「對對對,真的沒有什麼話會傷到他!他就是前門挨罵,咻一聲,罵的話就從後門溜掉,簡直就跟『穿堂煞』沒兩樣啊!」一旁的阿Ken(本名林暐恆)點頭稱是。

從二○○五年的情境喜劇「住左邊住右邊」開始,扮演壽司攤師徒的阿Ken和納豆一路崛起,成為現今最紅火的諧星拍檔。「Ken豆合體」後搞笑、模仿一把罩,他們也從「全民最大黨」(前身是「全民亂講」、「全民大悶鍋」)系列的陪襯小咖,變成橫跨主持、舞台劇、電影的挑樑要角。




雖然還不是大哥級,但他們在兩岸演藝圈的露臉機會,卻比許多A咖大哥、大姊都來得多,近兩年的年收入更是竄破千萬元,年薪翻轉三十三倍!其實,入行八年的Ken豆因為外表不是非常出色,也沒有「靠爸」(明星父親撐腰)光環,剛開始表演時,耗了一整天拍VCR,價碼也才一千五百元,月薪最多兩萬五千元。

兩人都是從nobody做起,所以被上頭罵的經驗相當豐富,阿Ken和納豆直說,工作以來簡直是被「罵翻了」!但也因為懂得轉化情緒,把責罵變成激勵,阿Ken與納豆靠著「耐罵」,逐步掙得演藝圈一席之地。

阿Ken:前輩罵我,是幫我灌頂加持

頂著加拿大UBC大學戲劇系的高學歷,阿Ken回台後卻從幕後人員開始做起,當過攝影助理、麥克風助理、道具。「剛開始進入演藝圈,還真的有嚇到,因為被罵時連一句話都沒機會解釋。」阿Ken說,當攝影助理時曾因為副導去上廁所,他幫忙記錄時間,卻被攝影師用六字經幹譙,只因為「這不是你的工作,你這麼愛幫別人,你去跟他好啦!」

當場被罵得一愣一愣的阿Ken,這才明白台灣演藝圈有強烈的「師徒」文化,而且組別之間分工嚴明,新人根本不能有「逾矩」的空間。後來,阿Ken進入「全民大悶鍋」演出,科班出身的他也因為不適應模仿秀的現場表演形態,難免引來類似「不是學表演的嗎?怎麼這樣都不會演啊?」的調侃,讓他壓力大到一度懷疑自己不是吃這行飯的料。

當時,阿Ken在「全民大悶鍋」中的前幾個角色,都是跟在邰智源身邊演跟班,而同樣擁有美國紐約理工學院大眾傳播碩士高學歷的邰智源,工作上素以「龜毛」出名,往往在節目收工後,還把阿Ken留下來「訓示」,一一對過他演的每一個眼神、動作。

「那時邰哥經常罵我『你把這角色演成四腳蛇,再演下去就變蜈蚣啦!』一開始我還聽不懂,他更火,直接罵說『你不知道畫蛇添足是什麼意思嗎?』」阿Ken笑說,直到現在他還是會被邰哥追著問:「你演這是什麼?這個爛梗你也敢拿出來?」

為了想出一個讓邰哥也會笑的好梗,還是新手的他特別央求編劇,在前一天半夜先給他腳本初稿,然後約朋友到咖啡廳想笑點,一想就到凌晨兩、三點。甚至,他還會幫每個模仿的角色設定內在個性。



例如,阿Ken開始被觀眾注意的第一個角色,就是站在國台辦「張名清」旁的小紅,他就設定成一個年過四十、未婚、沒談過戀愛的女祕書,強調女性主義,卻又渴望男人霸氣的愛情,有點暗戀「張名清」,但是最愛金城武。


「那時邰哥就會考我,金城武放屁,小紅會是什麼表情?這是一種明明很臭,但因為是最愛的人放的屁,所以偏偏又想聞的表情!」說著說著,阿Ken臉上露出一種扭曲的怪異笑容,當場演起了心戲。

慢慢地,阿Ken從只是在大哥們身邊搭檔的配角,開始可以配合台詞馬上反應表情,成為節目中不可或缺的綠葉,就誠如師父邰智源說過的,「該賤的時候就很賤,該收也收得很好。」

阿Ken說,他也曾經被罵到想說「明天不要來了」,但現在回想起來,好幾次錄完影、卸完妝,他沮喪地走到地下室準備開車回家時,邰哥都會叫住阿Ken,告訴他應該怎麼表演,常常講到大家都走光了。「所以說,在職場上有前輩罵你,真的是一種幸運,有灌頂加持的作用!」

對於這位他曾經嚴格雕琢、一手調教出的徒弟,高標準的邰智源難得顯露出滿意,但他私下卻讚譽說,「表演就像是做豆花一樣,做老了變豆腐,做嫩了又變豆漿!現在阿Ken算是成角了,做得出豆花啦!」

納豆:被欺負,就當作是節目效果

相較於阿Ken老被前輩指導,國立台北藝術大學還未畢業、就從兒童舞台劇開始做起的納豆,在表演上就是屬於「渾然天成」的好笑。剛開始進入「全民」團隊時,大哥、大姊可以使喚他,後來連陳漢典這些學弟妹也在節目上欺負他,但納豆知道這一切都是為了「節目效果」。

在大哥、大姊眼中,納豆不僅是「天生的藝人」,性格上還有一種讓人佩服的天生豁達。如果有人批評他表演、主持得不好他仍然不氣餒。納豆的邏輯是這樣的:這場活動做垮了,下一場主持得很好,一切也就補回來了,這樣不就平衡了?

前一陣子網友認為「大學生了沒」醜化南部妹,在臉書上發動拒看活動,上網留言澄清的納豆也馬上被群起圍攻、要求道歉,納豆二話不說,馬上就說了對不起。「如果罵我的人可以好過一點,那我說『對不起』又有什麼關係呢?」納豆說,反正在一片罵聲中,還是可以找到幾位網友的貼心話,就會再度感到開心。

工作上被罵、被欺負都是為了「戲」,真的讓納豆在意的是對他私生活的批評,例如幾年前的酒駕事件、時有耳聞的把妹風波等。「酒駕都是五年前的事了,到現在還會被拿出來罵;還有,站在我身邊的異性卻都被傳是女朋友,然後罵我很花心,這會不會太over(超過)!」納豆說,即使健忘、樂觀如他,面對批評,也難免有灰心的時候。

一言一行都有人盯著瞧,身處演藝圈本來就很容易受公眾批評,納豆又是超級注重倫理的「偉忠幫」(金星娛樂)旗下藝人,加上王偉忠罵人的氣勢和狠勁,在演藝圈無人能出其右,這也讓「被偉忠哥罵」成為納豆心中最怕的事。

「偉忠哥罵人時那種雷霆萬鈞的氣勢,如果用武器來形容,應該就是『核彈』了吧!」被罵經驗豐富的納豆舉了個妙喻,但是對付這位核彈級的「罵人武器」,納豆的反應更妙。

五年前,納豆被警方抓到酒駕,此事一經媒體披露,納豆馬上被叫進辦公室,相當注重藝人形象的王偉忠劈頭就是一陣咆哮,大吼:「×的,你到底把我當成你什麼人啊?」被嚇到只有力氣吐出一句話的納豆說:「你你你,你是創造我的人,是我爸啊……。」

對於納豆這種「半路認爸爸」的怪招,讓王偉忠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真沒想到納豆會來這招,胡亂撒嬌一通,當下


就沒轍啦!」事隔多年再回想,王偉忠仍然好氣又好笑,他說納豆的外型長得太討喜、太無害,看來就是一個「會走路的胖胖小沙發」,面對責罵時,即使納豆像泥鰍一樣左閃右躲,也叫人很難生氣。


很少被偉忠哥罵的阿Ken對於這種獅子型的怒吼,則是另外一種應對方式。阿Ken剛出道時,曾經因為演對手戲的大哥漏講台詞,讓他無法接下去演,這時只聽到一聲「卡!」的巨響,接下來就是王偉忠一連串痛罵:「搞什麼?怎麼演的啊!兩天前給的腳本,是我,兩分鐘就背好啦!」


面對老闆怒吼先道歉,再想自己做了什麼努力


這時,身為後輩的阿Ken為了讓偉忠哥息怒,先是當著大家的面鞠躬、道歉,然後再拜託忘詞的大哥「幫忙」,請他千萬記得講那一句台詞,才順利度過這場風暴。


「有時候長官罵你,是在罵你給別人看,這時候你就要硬著頭皮吃下來,給對方、長官一個面子,做個橋讓尷尬的情況過去。」阿Ken說,抓到這種做人的「眉角」,問題才能順利解決,你在老闆心目中的表現也才會加分。


至於像是偉忠哥大發雷霆的場景,到底應不應該跳出來為夥伴(同事)滅火?阿Ken說得看狀況,如果是上述這種嚴肅的事,就「各人造業各人擔」;而奉「安全第一」為座右銘的納豆,通常則是默默開溜,惹得阿Ken頻罵他是「當漢奸的最佳人選」!


「人生就是安全第一啊!而且我不適合『事前防曬』,我都走『事後療癒』路線,因為我本身就是個『蘆薈』啊!」納豆解釋說,之所以不出手相救,真的是因為自己的標靶更大,深怕一出聲長官反而罵得更凶,倒不如趁著夥伴被罵時,幫他訂餐廳和KTV包廂,再一起吃燒肉、喝啤酒,然後唱歌吐悶氣。


「人都有情緒,所以被罵時不需要感到委屈,重點是被罵了之後,你做了什麼努力!」習慣把責難先「吞下來」,再慢慢回去沉思的阿Ken,其實就像珍珠貝,總是正面迎戰痛苦,把尖銳的沙粒包覆起來,而後以時間將之化成珍珠,讓痛苦滋養他的成長。


曾被陶晶瑩形容為「沒有深層悲傷」的納豆,雖然表面上說「被罵後就去吃燒肉,隔天就好啦」,其實他對自己的錯誤也會很真誠地懺悔,因為錯了就是錯了,不用辯解,改就對了!


對於「被罵」,阿Ken與納豆的因應方式各有巧妙,但同樣地,他們都很「耐罵」,就算被罵也可以苦中作樂、汲取教訓,就因為這種抗壓力特強的人格特質,才成就了阿Ken與納豆的B咖翻紅傳奇!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