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3日 星期六

窮忙族翻身》改變「用」時間的態度與方法!

按我分享
【終生學習】
資料來源:天下雜誌
當新貧階級被流放城市邊緣,當貧窮線丈量不出「不完全就業」的掙扎心酸,「看不見的窮人」與「工作就能脫貧」,成為現代社會中,令人心驚的諷刺。

我在底層的生活:當專欄作家化身為女服務生》是最近翻譯出版的一本書。這本書的作者,芭芭拉.艾倫瑞克,生物學博士出身,但成為洞察社會生態的專欄作家。她在五十七歲那年,離開書房與中產階級住宅,以「臥底」的方式,在美國三個不同的州,擔任女服務生、清潔女傭、收銀員各一個月,從而完成了這本讀來心酸又有趣的紀實作品。

現代版的何不食肉糜
她在一九九八年進行的這項調查,與當時美國的政策脈絡有關。第二任的柯林頓政府,廢除了許多福利措施,包括支持單親母親的現金補助,取而代之的是「以工代賑」的計劃,強調「有做才有得」的工作倫理。然而,有了工作就能脫離貧窮嗎?還是,有些人其實愈工作愈窮?這是芭芭拉進入底層工作想要探索的問題。

在美國,我們經常會在市中心看到一些簡陋破敗的汽車旅館。這些旅館不是給人停車休息,也沒有觀光客想要落腳,而是許多底層勞動者的租屋所在。芭芭拉也住在這樣的地方,有的房間沒有窗戶,有的甚至門鎖壞了。其實,這些破旅館的房價並不便宜,一週也要美金兩百多,一個月算起來不見得比租公寓便宜。那麼,為什麼這些勞工要住這裡?
原因是,他們付不起押金。這些工作的時薪在當時大約是美金六到七塊,許多人必須做兩份工,才能付得起房租。在工作與收入高度不穩定、非預期的支出(如生病)又經常造成超支的狀況下,他們也寧願按週付租金。芭芭拉一人住一間,已是高度奢侈,她的鄰居們多是一家擠在一個小房間,甚至兩家或好幾個人分租一間。許多人搬進去時想:這只是暫時的吧,有一天我們就能搬進一個像樣的公寓吧。結果卻在低薪的漩渦裡泅游,有人甚至在這樣的旅館裡住了十一年之久。



我們也時常聽聞有專家皺著眉頭說:為什麼勞工階級老愛吃一些不營養、容易造成虛胖的食物?為什麼他們要抽菸、吃檳榔,不顧健康風險的管理?
芭芭拉發現,居住條件限制了飲食方式,也形塑了階級化的身體。由於旅館房間裡通常沒有廚房和冰箱,必須外食,最便宜的就是漢堡、炸雞和薯條。不像中產階級,可以用輕食沙拉裹腹,以維持身材;勞動階級需要大量澱粉,來維持體力工作所需的熱量。

芭芭拉當女服務生時,午餐的時間很短,中間也沒有吃零食點心的空檔,她發現中午最好吃漢堡,而且還要夾一層油滋滋的辣醬,才能讓她免於饑餓發昏,可以撐到下班。芭芭拉在當女傭的時候,需要長期彎腰屈膝,下班後膝蓋與背都高度疼痛。她要靠吃止痛藥,或是哈一管菸,才能勉強度日。

上面描述的美國低薪階級的生活,其實也浮現在台灣社會底層。隨著產業外移,加上景氣衰退,中年失業與長期失業成為顯著的社會問題。表面上看起來,失業率的攀升已經漸趨緩和,但其實有愈來愈多的「不穩定就業」或「不完全就業」(每週工作低於三十五小時且希望增加工時者)的人口。這些人是所謂的「新貧階級」或「窮忙族」,也開始有本土的調查文獻呈現他們的經驗。

丈量不到的貧窮
這群人有工作,不算失業人口。然而,在勞動市場彈性化的趨勢下,愈來愈多雇主用派遣、承攬等「非典型就業」方式來聘用他們,以迴避相關福利,增加勞工的風險。或者,他們成為領取時薪九十五元的鐘點工、臨時工;長時間打工,卻愈工作愈窮

這群人有收入,超過政府規定的貧窮線,不算法定的「低收入戶」,不能領到相關福利補助。但是,台灣薪資長期低滯,加上通膨、高房價,可支配的實質所得大幅降低。由於借貸無門,或是難以拉下面子,許多家庭尋求現金卡、信用卡來周轉。夏傳位的《塑膠鴉片》一書,便深刻呈現了「卡奴」不只是我們刻板印象中的消費狂,許多人是為了應付人生的轉折或工作的起伏,而陷入沉重循環利息的債務危機。

「不完全就業」的人口中有相當比例是年輕人。與美國的情況不同的是,上一代的父母通常會以提供免費住宿協助買房,甚至補貼所得的方式,來支持在勞動市場中無法充份就業的子女。台灣的家庭仍然扮演一個重要的安全網角色,緩和了「新貧」或「窮忙」的社會問題浮上檯面。

主計處估計,不完全就業的人口,在一九九○年時只有二十五萬人,二○○九年在金融海嘯的襲捲下,倍增到六十二萬人。其中不僅是產業工人,還包括放「無薪假」的白領與工程師,也經歷所謂「部份失業」(飯碗還在,但工時已減少至正常專職的標準之下,工資也相對損失)。當時,新竹的工運組織者與學生組成了訪調隊,訪談跨產業的數十名員工,撰寫出版《九降風中的勞工》一書,呈現無薪休假對於個人尊嚴與家庭生活的衝擊。

我有次問一個親戚的小孩,長大以後想做什麼。這個六歲的小女孩,眨著天真的大眼睛,毫不遲疑地說:「我想要當名模和名媛!」我啞然失笑,卻也內心惶恐。這是她每天從電視上看到的世界,其中,巨商名流穿梭於杯觥交錯的時尚派對之間。似乎,窮人已經從世界上消失了。
台灣的窮人既沒有消失,也不見減少。只是,官方用失業率、貧窮線的尺規來丈量,看不見「愈工作愈窮」的人們。只是,隨著城市中心已然變成豪宅的基地,「新貧階級」被推擠到城市的邊緣角落。當我們的行政院長,舉起紅酒杯,讚美資本家的「無薪假」是諾貝爾獎等級的發明時,或許,他應該彎下腰,體驗一下底層的生活。 (作者為台大社會系副教授)

「窮忙族」難道就沒有翻身的機會?
撇開財富不談,就每人每天24小時的公平性而論,這其中的關鍵,就在於你是否能改變「用」時間的態度與方法!

時間觀念第1堂課:提升「附加價值」


日本時間管理專家箱田忠昭在《早上3小時完成一天工作》一書中指出,有人工作一小時只賺台幣200多元,有人工作一小時卻能賺台幣2,000多元,其中,因為對於時間「用法」的不同,兩者差異竟可到達百倍。

一般所謂的「時間管理」,大都將目光擺在如何節省時間,或是擠出更多的時間。箱田忠昭認為,真正重點應該是如何將你所「擁有的時間」,轉換成「附加價值較高」的時間,從而為自己創造出值得期待的生活。
想擁有這樣的轉變,只要擠出一個小時就可以開始。
為什麼?答案不在「時間」,而在這一小時中產生的「超強專注力」。

時間觀念第2堂課:解開錶帶的手銬,依羅盤行動


卓睿企管顧問公司董事長葉微微指出,時時觀看手錶,計算眼前一小時的使用效率固然重要,但是背後指導行為方向的「羅盤」,才是真正的王道。
所謂「羅盤」,講的就是「價值觀」。

她以人類追求快樂的3個層面分析,層次最低的是「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競爭式快樂」;進步一點的是「條件式快樂」,以「交換」為原則:「你做到什麼,我就給你什麼」。最高層次的是「自覺式」,從內在驅使的快樂,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一旦你來到自覺式的快樂,往往不容易受外力干擾,此時,無論一分鐘或一個小時,都會產生爆炸性的威力!」葉微微強調。

她進一步指出,時間管理要管的不是「事」,而是「方向感」。

若你很清楚自己的方向,是要去「創造價值」,你的工作角色自然就會從這個角度去準備,包括過程中要做什麼,要有什麼突破。
等見到客戶時,因為目的清楚,結果就會如你預期,而非一味拘泥時間技術卻無頭緒、把寶貴時間花在摸索的人,「兩相比較,客戶對你的效率與讚許,都會讓你這一小時的價值跟別人不一樣。」

時間觀念第3堂課:設定合理的目標


所謂「時間要花在刀口上」,指的是有了方向感後,要用「最少投資時間,達到最多時間利益。」


首先,必須清楚的設定目標,目標要具體,有設定完成期限,否則只會是個空洞的願望而已。

時間觀念第4堂課:做好目標企劃


立下目標是走向成功的第一步,接著便要「企畫」一個可執行的計劃,著手「實行」,並常常「追蹤」方向是否正確。


以從貿易業轉戰壽險業的廖崇聖為例,30歲的他,訂下3年內要達到每月收入20萬元的目標。以目標企劃的角度思考,目前廖崇聖每月月薪約7萬元,比較可能執行的方式是以每年增加7萬做為進程。

首先,企劃的第一步得看「業績」從哪裡來。曾任美商3M、雅芳公司教育訓練主管多年,現為業務銷售顧問的王亞蘭分析,業績不外乎來自「客戶」與旗下的「業務員」。因此,不妨將這兩個角色,按潛力分為ABC三級,並就業績貢獻的大小,分配自己投入的時間,以免自己一視同仁,卻不見等值成長似的「瞎忙」。

其次,除了勤於拜訪,還要做好客戶資料管理,想好客戶不在時的備用方案,並瞭解公司產品中,哪幾種最擅長,可以幫自己貢獻最多業績。

時間觀念第5堂課:掌握「緊急」、「重要」的N字法則


藉理財的觀念來管理時間,往往可以收到異曲同工之效。


著有多本時間管理暢銷書的台灣大學化學工程系教授呂宗昕曾在電視上看過一個節目,一位理財專家現身說法,教導年輕人如何儲蓄。他說,一般人的想法都是以下面的公式在考慮儲蓄的事:


可儲蓄的金額=總收入金額—總支出金額
按照這個公式,若開銷過大,往往存不了錢。所以,那位理財專家建議將公式修正為:

支出的金額=總收入金額—預定儲蓄金額


也就是說,若你想固定有一筆儲蓄,賺來的錢得先減去這個數字,把這筆錢預存下來,剩下的才能拿來消費。

他藉此觀念延伸到時間管理的訣竅:
工作的時間=總共可運用時間—目標達成(進修)預定的時間若你發現自己陷於第3象限,你需要學會對不重要的事情說「不」,若第4象限花掉你太多時間,代表你不清楚想要什麼,應該重新審視自己的目標設定。



因此,善用你的一小時,無論是工作或休閒,是專業的精進還是興趣的深耕,樂在其中,不斷尋求專注與平衡,每個充實的一小時,會構成一天,一週,一年,就會產生令人意想不到的力量,為你帶來最大的時間利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