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13日 星期二

西媒:中國崛起之路與西方截然相反

按我分享
【終生學習】
來源: 新華國際 2011年09月07日
西班牙《中國政策觀察》網站9月5日發表題為“中國-拉美:一場熱烈的討論”文章,以下為主要內容:

世界正處在最緊要關頭,這場最深刻的結構性危機正在打破並重組著未來世界。沒有人能料到美國的衰落會如此突然。對美國這一單極大國的看重僅限于對其軍事威脅能力的看重,也就是說,美國的作用或在世界上的可信度像其貨幣美元一樣劇烈貶值。

在全球危機當中,中國作為新的超級大國正在崛起,無論是經濟還是社會成就都展現出令人鼓舞的局面。

成功的改革開放政策使中國崛起為世界經濟超級大國。今天,中國已經躍升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超過德國成為最大出口國,擁有全球最龐大的外匯儲備並成為美國最大的債權國。近30年來中國的經濟年均增長率保持在10%的水平。


中國在世界舞臺的優勢地位使它得以借著負責任的經濟政策越來越頻繁和廣泛地出現在南方國家。



中國的不幹涉別國內政、堅決支持多極化格局的外交模式同樣有利于拉美地區,與華盛頓強加給拉美的以軍事入侵、政變、政治和經濟幹預等傳統政策形成了鮮明對比。

中國獨特的地位上升在五大洲都可以感受得到。中國的崛起引發了各種對它的評價——南方國家的許多產業對于找到更加平等的關係表現出極大的熱情,但也招致了一些政治領導人和西方智庫機構刻薄的批評,它們開始煽動新的“中國威脅論”。

西方世界譴責性的彈判並無新鮮之處:它們指責中國是新殖民主義、帝國主義,並帶有種族主義的色彩,鼓吹“黃色威脅”。美國在任何它所不能控制的局面中只能看到威脅和敵人。美國從中國那裏看到了一個具有威脅性的軍事超級大國,使其霸權地位受到威脅。它不認為中國能夠按照其反復宣稱的方式和平崛起,對其周邊乃至全世界都有益。美國認為中國的地位提升是一種軍事擴張,它不能接受自己的地位不用一槍一炮便被取代。

中國崛起所採取的政策與美國和歐洲在18至20世紀採取的殖民主義和帝國主義政策截然相反。西方譴責中國地位的提升,把它描述成既是對自己的威脅,也是對全世界的威脅,仍然認為自己及其盟友的方式才是對世界最好的方式。

中國沒有那麼多值得譴責的罪行,如入侵伊拉克、佔領阿富汗、轟炸利比亞和巴基斯坦,以及威脅伊朗。

中國也沒有借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美洲開發銀行等國際機構試圖操縱別國的經濟政策,給非洲、亞洲和拉美造成巨大損失。

中國的檔案中也沒有西方那樣的犯罪記錄,那上面用鮮血記載了一個個第三世界的傑出人物。這是最大的差別。中國文明是人類歷史上最古老的文明之一,它已經印證了對戰爭的藐視,表明將避免衝突作為國策才是真正的治國藝術。

2008年的資本主義危機讓美國和歐盟到現在都沒有恢復元氣,證明了金融全球化的脆弱。南美國家和哥斯達黎加成為受全球危機衝擊最小的國家,因為它們不再讓自己絕對依賴于美國和歐洲,而是與中國逐漸加強了貿易。

南美各國政府面臨的困難是把持續增長轉化為發展和財富,平等地進步和不再只是原材料出口國。但是,這些都是拉美地區自己的問題,而不是中國的。要討論的是拉美的發展和社會模式,而不是中國在用有競爭力的價格購買原材料和農產品,或者不附加任何政治條件的無息貸款是否是新帝國主義的做法。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