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8日 星期四

世界頂級跑車設計師赫拉希奧.帕賈尼

按我分享
【終生學習】
資料來源:新紀元周刊 第154期   文 ◎ 唐峰 2009/12/31

「在大約五百多年以前的意大利文藝復興中期,萊昂納多.達.芬奇開創了將科學和藝術相互結合,互相表現的歷史…我認為我們在做同一件事情:把藝術與科技完美結合,締造出理想的作品。」
——赫拉希奧.帕賈尼

十一月七日倫敦MPH 車展上,赫拉希奧.帕賈尼悄然而至,帕賈尼展台瞬間人頭攢動,過後,這位世界級跑車創始人接受了本報記者的專訪。(攝影:曉龍/ 大紀元)


零零九年十一月一個深秋午後,倫敦「高品質與高性能」(MPHPRESTIGE &PERFORMANCE MOTOR SHOW)汽車展覽會上,赫拉希奧.帕賈尼在沒有提前告知組織者的情況下悄然而至,以參觀者的身份品味了本次雲集世界所有高端車的超級展覽,並在餘下的時間裡來到自己公司的展臺,為展覽會上幸運的車迷簽名致意併合影留念。

可想而知,絕大多數汽車愛好者都不會讓與世界級跑車藝術大師近距離接觸的機會輕易擦肩而過。由於不久前汽車刊物介紹帕賈尼.風之子(Pagani Zonda F)這部世間極品時,我曾進一步搜尋這位年輕跑車設計師的相關資訊,當時感覺現年四十九歲的帕賈尼是位奮發圖強、敏而好學、勇於追求理想的藝術家。今日不期而遇,自然促成了此一專訪。

新世紀的跑車藝術大師:帕賈尼
綜觀當今世界跑車領域,法拉利與蘭博基尼兩家公司仍舊以絕對影響力傲視群雄。緊隨其後的是:製作出二十一世紀以來,最具特色的兩部世紀名駕:布加迪.威龍(Bugatti Veyron EB 16.4)的布加迪跑車公司(目前是德國大眾旗下子公司)與帕賈尼.風之子(Pagani Zonda F)的廠商帕賈尼汽車公司。然而,布加迪創始人作為世界汽車工業引路人之一,早在半個世紀以前便已過世。法拉利先生、蘭博基尼先生與范吉奧先生也陸續在上世紀末走完各自的人生路途。在汽車產業經歷轉型的今天,帕賈尼是世界跑車領域最有影響力的設計師之一與創始人。

天才的努力換來貴人的支持

事實上,與許多歷史名人類似,帕賈尼出生於阿根廷一戶普通人家,一本意大利汽車雜誌《Auto & Design》的出現打破了這個阿根廷少年記憶的塵封。隨後,他從簡單的小型手工車模開始上手,漸漸的親手將父親跑車(Torino)進行改裝。

但是,由於當時阿根廷軍政府的獨裁統治,青年時代的帕賈尼雖然已經考中了阿根廷著名的拉普拉塔大學(University of La Plata)工業設計系,可歷時三年的封閉學校命令徹底讓這位熱中於原始創作的年輕人喪失了對學校的信心。為此,個性堅強的帕賈尼為自己選擇了達.芬奇式的「自學成才」之路。

在談到早年生活對自己的影響這個話題時帕賈尼毫無掩飾,平靜地說:「小時候的生活為我留下了很多回憶,其中很多至今依舊印象深刻。現在看來,那段生活充滿了希望和快樂,當然也難免艱辛與苦難。總的來說,那段時間的經歷對我後來的發展和選擇起到了積極的作用,因此我認為那是一段值得回憶的快樂時光。」

十七歲那年,帕賈尼出於對不同材料的研究和興趣成立了小型工作室,親手設計減震系統。不久以後,他就已經可以在三個星期內以純手工工藝改造汽車外殼,也可以自己動手用最基本零部件設計和組裝完全屬於自己的跑車。經過一年秉燭鑽研、通宵達旦的付出,這位年僅十八歲的年輕人就已經能夠親自設計任何一個汽車零部件,掌握玻璃纖維(Fiberglass)材料的運用讓他的賽車比同級別產品重量減輕了八十八磅。

付出多少,得到多少。帕賈尼最早四部概念車的亮相,得到了當時世界一級方程式冠軍車手、另一位阿根廷人胡安.曼努埃爾.范吉奧(Juan Manuel Fangio)的高度讚賞。

隨後,兩位阿根廷汽車天才開始了他們的超級跑車設計之旅。然而,經過兩人十七年合作,正當二人智慧的結晶逐步成型時,范吉奧在一九九五年不幸過世。又一個十年,帕賈尼的處女作帕賈尼.風之子(Pagani Zonda)跑車終於在二零零五年日內瓦車展上,一炮而紅、震動全球,帕賈尼的名字也從此享譽世界。

至今為止,帕賈尼已經設計了包括風之子(Zonda)系列在內的多款跑車。


帕賈尼.風之子.范的由來
問他最得意並且最有意義的是哪一部車?帕賈尼海藍色的眼睛閃現真摯而智慧的靈光說:「在我早期的汽車製作與設計生涯中,我獲得了和范吉奧合作的機會。漸漸的,我們的關係從最初追求事業理想的合作夥伴發展成了朋友間的真摯友誼。當今社會,任何一家汽車公司或名車設計師推出新產品的時候都會為其取一個別緻的名字。因此,名字本身就變得很關鍵,甚至和作品本身同樣關鍵!

「對我來說,這部車的名字就尤為特別,為了我和范吉奧那段富有意義的事業和生活,范吉奧作為那個年代最出色的賽車手與設計師和他輝煌的成就、我對他的尊敬與我們都來自阿根廷這特殊的背景,等等這些屬於我們的過去與故事留一個見證。我就把這部車的名字定為帕賈尼.風之子.范(Pagani Zonda F)。風之子(Zonda)的原意是阿根廷潘帕斯(Pampas)平原上空的颶風,這對於我們都是自阿根廷人有著特殊的意義。

「帕賈尼.風之子.范第一次面試是在二零零六年日內瓦車展上。在那個時候,我們也在慶祝范吉奧在世界一級方程式賽事中的一次輝煌:德國紐博格林(Nurburgring)賽事的勝利。其實,當我設計第一部風之子時,我就決定把這部車命名為帕賈尼.風之子.范。準確的說,在那段日子中的某一瞬間,我被賦予了命名這部車的靈感。」

一九五七年,范吉奧在德國大滿貫紐博格林賽道的最後時刻反敗為勝,被普遍認為是世界一級方程式歷史上最為精彩的一場比賽。「後來,當這部車第一次馳騁在德國紐博格林(Nurburgring)賽道上,剛剛到第三圈,她就刷新了單圈最快時速紀錄。這給我一種感覺:儘管范吉奧已經過世了,可是,這部車在賽道上飛馳的情形似乎他仍舊坐在那個駕駛室一樣……」

繼承達.芬奇的藝術哲學
說到這裡,帕賈尼先生特意調整了一下無意中提快的語速與稍有激動的情緒,再一次恢復了平靜。他雙手交叉在一起,娓娓道出他的汽車哲學:「車與車之間實際上存在著很大的差異。早些年以前,絕大多數車的作用僅僅是把人從一點送到另一點,用作代步的工具。今天,汽車的作用已經不僅僅如此,由於他們遍佈在街頭巷尾,人們對於車的外觀與性能也有了更高的要求與認識。」

「然而對我來說,
車,一定要擁有他的生命力和感情,這也是為什麼眼前人群走近這個展臺的原因。風之子(Zonda F)是藝術的一種展現,這也是我要做的:將汽車用藝術的形式表現出來,這也是我創作的核心部份。」

「在大約五百多年以前的意大利文藝復興中期,萊昂納多.達.芬奇(Leonardo di ser Piero da Vin)開創了將科學和藝術相互結合,互相表現的歷史。但是,對於處在那個時代的達.芬奇來說,是很難將科技的魅力發揮到淋漓盡致的。今天,科學的發展已經到了一個我們有可能、有機會把他的那一理念更加完善的階段。當然,這就是我一直在努力追求的成就。我認為我們在向同一個方向前進:將藝術與科技結合,締造出理想的作品。

「換一個角度說,達.芬奇在對科學的探索和實踐中充滿了藝術性。當今的世界,太多的藝術作品在創作過程中都缺乏靈感與生命。我需要做的是
把靈魂注入到車中去,在我看來這是一部車最關鍵的地方,也是車與車之間的區別。」

為理想背井離鄉 從無到有

談何容易。簡單的幾句關於「追求理想」與對「先師哲學」的承傳曾令帕賈尼付出了巨大的艱辛。早在一九八二年,當經濟和政治雙雙陷入混亂狀態的阿根廷,再也無法給需要迅速提升的帕賈尼任何發展空間的時候。二十二歲的他經過短暫的實地觀察後,就毅然帶上年僅十九歲的妻子克裡斯蒂娜(Christina)飄洋過海,來到了意大利的引擎之都摩蒂娜(Modena)。這對阿根廷夫婦來到連語言都不通的國家,目的只有一個:實現超級跑車設計師夢想

從住在野營地帶的一個帳篷開始,帕賈尼每天到蘭博基尼汽車公司學徒兼打雜,從掃地做起到有機會搬運工具,但他從沒有得到參與汽車機械設計的工作。這位為了夢想而努力的年輕人早上六點來、晚上八點走,拚命地付出,依舊無法被上級重視。在第一次離開蘭博基尼時,年輕的帕賈尼對當時的經理鄭重聲明:「是的,我可以做這些事情。但是你記住,我來到摩蒂娜的目的是要創造出世界上最完美的跑車。」多年以後,帕賈尼以跑車設計顧問的身份重新回到了蘭博基尼。不久後,他再一次離開,正式在迪納摩成立了屬於自己的汽車設計公司。

汽車的明天與自己的追求

從畢生最有意義的創作談到自己獨到的汽車哲學,這位敢於為追求拚搏的藝術追求者最終說出了「汽車的明天」與「自己另一個動力源」。他說:「從科技角度來講,如今的汽車業正在經歷能源變革。因為人們不得不面對燃料消耗和污染等問題,許多汽車行業的大公司正在推出像電力——這種富有創意的新型燃料產品。然而,我設計的絕大多數車型都全部由碳纖維(Carbon Fiber)製成,這樣一來車身底盤重量大大減輕,從而起到了環保效果,其實對我來說,環保十分重要。我想說,那些大公司的先進汽車節能與環保理念是值得尊敬的,這也是我所追求的。

「同科技角度相比,我還有一些自己個人的追求:就是製作出人們理想中的夢幻駕座!其實,當人還是小孩子的時候,天真的本性都會令他們憧憬未來,從得到一輛小小的模型逐漸到可以手動組裝更加複雜的仿真車模。然而,人們都有夢想,希望長大以後的一天可以擁有一輛屬於自己的理想駕座。

我希望我的努力能夠讓這些人圓夢:得到屬於他們自己的夢幻駕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