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12日 星期一

國片最貴造景,8千萬重現一條街:揭開《賽德克.巴萊》燒錢細節!

按我分享
【終生學習】
資料來源:商業周刊 第1226 撰文者:林俊劭2011-05-23
《賽德克.巴萊》從開拍到殺青,都在跟資金奮戰,本刊特地造訪劇中最重要的場景—霧社街,原來它的花費,在於對細節的要求,連花草都無一遺漏!
魏德聖每天睜開眼就是跟天氣周旋,即使一場戲都沒拍成,一天照樣燒掉200萬元。(攝影者.張家毓)





天下有兩件事最難:一件是無中生有,一件是看天吃飯。前面的那件事是自己找自己麻煩;後面的那件事是麻煩找上你,萬般不由自己做主。

而這兩件事,在過去的兩年,《賽德克.巴萊》的導演魏德聖都碰到了。

幸好,五月十一日,《賽德克.巴萊》在坎城影展上亮相時,令許多國際片商驚豔,除南韓、新加坡、馬來西亞、香港等亞洲地區已確認發行,曾成功將王家衛推向國際的Fortissimo也與其簽約,要把賽片推向歐美市場。

二○○八年,魏德聖從《海角七号》五億三千萬元票房的桂冠中畫下句點,就一腳踏入這個他籌畫十二年的大夢。



為造景,無中生有……
花費比《艋舺》拍片總成本還要高



先從「無中生有」講起。這是國片史上從未出現過的紀錄。不過就是一個場景,費用竟然比票房破億的《艋舺》、《雞排英雄》拍片總成本還要高,魏德聖為了要讓《賽德克.巴萊》原汁原味重現日治時代「霧社街」現況,一座國片電影布景,請來台、日、韓三國製作團隊,動用三百多人,花了六個月的時間才打造出來,耗資八千萬元。

「台灣已經三十年沒有這麼扎實的去把一個景從無到有給搭設出來了,以後恐怕也不會再有,」曾經參與過《不能說的秘密》、《雙瞳》等大成本國片,資深製片人黃志明認為,「霧社街」不論在製作過程上或花費上應該是台灣影史上空前絕後的。

然而,這個極具歷史意義的昂貴布景,很可能在電影殺青後一年內,面臨荒廢與被拆除的命運。雖然新北市政府口頭承諾接手,但一直沒有提出具體的保留與營運方案,讓電影公司感到非常焦慮。八千萬,究竟是把錢花在哪裡?重現霧社街,又是否真的有保留的必要?為了找出答案,同時留住這個影史上可能不會再出現第二次的畫面,五月九日,《商業周刊》採訪團隊驅車來到了位於新北市林口區太平嶺的阿榮片廠。

初夏的午後,氣溫高到三十五度,晴空萬里無雲,乾熱得令人焦躁難耐。一行人穿過了有著冷氣、水泥樓房的片廠門口,翻過了一座小山丘,忽然間,彷彿像是坐著時光機打開「哆啦A夢」的任意門一般,眼前出現了一大片桃紅色的櫻花,與數十座古老的木造日式平房。

總長一百一十公尺的霧社街,南北兩端是用人工堆出來的兩座紅土小山丘。翻過北邊的「櫻花台」山丘,就是莫那魯道率領族人浴血廝殺的戰場「公學校」。前後總計占地一萬二千坪,約等於兩個花博圓山園區。

談花費,永無止境……
在樹上插滿人造花,就花一百多萬


魏德聖與其製片黃志明在南端山丘頂上的「武德殿」,談著他們前所未有的大手筆。「其實我們也想過很多省錢的方法,」魏德聖說,如果用拼湊的方式,只搭一個粗略的遠景,細節部分用3D電腦動畫,這樣做也可以;但因為整部戲用了大量的移動鏡頭追蹤演員動向,奔跑、扭打、格鬥,畫面上會出現不同縱深,用動畫不僅無法連貫,拍不出歷史感,而且「了不起省下一千萬。」

這部電影基本上是against(牴觸)所有省錢的原則,因為你可能為了省下眼前的錢,在未來花掉更多的錢,還達不到原來的效果,」黃志明說。

花費,就在無數的細節上。由於當年的霧社原址,如今已成南投縣仁愛鄉的觀光重鎮,並不適宜拍片,魏德聖與黃志明就像土地開發商一樣,在全台灣各地上山下海,尋覓拍攝地點,最後終於相中此地。

二○○九年九月,霧社街正式開工,一開工,就是永無止境的花錢。負責找錢、借錢的黃志明,可能這件事是他從事電影工作以來最刻骨銘心的經歷,幾乎不用帳簿、電子計算機,就可說出,整地多少錢、填土多少錢……。整地之前,這裡原本是一片雜草叢生、竹林灌木交雜的林地,劇組的首要工作,就是要把整塊地鏟高填平,先碾出一條平坦的街道,再從外地運來紅土,堆出兩座山丘。完工後,再用黑土鋪滿街道與巷弄。

「這裡的草、土、樹、花,很多都是從外地搬過來的,」黃志明說。其中光是在樹上插滿人造山櫻花,就花了一百多萬元。

為了考究當年的原貌,魏德聖找來曾經幫張藝謀、昆丁塔倫提諾等國際大導演操刀過美術設計的大師級人物種田陽平擔任美術總監,旗下率領的日本美術團隊,還有三個專門做「質感」的老師父。

談起「質感」兩個字,魏德聖、黃志明似乎都還有毛骨悚然的感覺,這都跟鈔票有關。

為質感,來回要求……
一座櫻花台,用挖土機修二十多次


魏德聖沒想到的是,這批日本人竟然比他還龜毛。在他們堅持之下,一座櫻花台的山形,可以用挖土機來回修整二十多次,只為「ㄎㄠ」出最完美的弧度;一根屋子裡不起眼的木頭柱子,也可用手來回摩擦上百次,只為了做出舊房子的光澤與質感。黃志明說,其實有些角落鏡頭根本帶不到,但美術團隊堅持,而他的工作就是付款。

甚至拍攝後期,資金已經花掉八成,他們還要砸下四十萬,在公學校的水泥地上鋪上一層沙,再潑上水,只為了讓這個地的水泥「看起來不那麼現代」。

真的有必要做到這麼細嗎?「拍這部電影,原本就是希望能保存一個時代的記憶給我們的年輕人,」魏德聖語帶感性的說,細,才能真實的呈現當年的歷史感,而且「很多看起來『沒什麼』的小地方,集合在一起就變得『有什麼』了!」

然而美術組也不是盲目的追求完美,整條霧社街上一共搭建了三十六間房子,種田陽平依照室內戲的多寡分為三個等級。A級如武德殿、公學校、金墩商店等場面連貫的主要實景,必須講究裡外細節。商店中擺滿了日治時代的藥材、零食、煙草等商品,就連牆壁上貼的傳單、海報都是用三○年代的草紙印製。

B、C級建築則重外觀,不須在內部陳設上多花心思。但即使如此,還是採用從加拿大運來、最貼近三○年代平房顏色的木頭,並上漆、徒手打磨等做舊功夫。

稍微計算一下霧社街的開銷:日本工作團隊人事費用與材料費用三千萬元、整地與堆土費用三百萬元、植栽兩百萬元、場地租金五百萬元,加上場景搭建、道具、器材等,八千萬元就是這麼灑出去了。

無中生有階段結束了,進入另一個深淵,叫做看天吃飯。

等陰天,氣到跳腳……
最理想拍攝時間,只有清晨和黃昏


原本以為,魏德聖對於這片場景會有很深的感情,問他拍片中印象最深刻的事,他說:「等太陽!」

真實的霧社,位在南投縣仁愛鄉海拔一千一百公尺的高山上,終年氣候涼爽、雲霧繚繞,但眼前這個「假霧社」卻天天豔陽高照。「我們派一個人每天看太陽,只要一有雲遮住就立刻開拍,看到都得青光眼了,」片子殺青了,魏德聖邊說還是習慣性的抬頭看天。

一天,最理想的拍攝時間只有清晨六點,還有黃昏四點半到六點這一個半鐘頭。每天天一亮,就是要花掉兩百萬元;有時候,老天不賞臉,一個鏡頭都無法完成。最讓他抓狂的是有一次,明明看著遠方一大片白雲飄過來,魏德聖興奮的叫全體工作人員stand by(各就各位),沒想到雲氣竟然被太陽的熱度溶掉。眼睜睜看著期盼已久的雲,就像棉花糖一樣化掉,魏德聖氣得用腳去踢石頭,結果因為用力過猛還扭傷了腳。

除無法掌握的天候,另一個考驗他意志力的是資金。為籌錢,黃志明不斷安排投資人與魏德聖見面。然而處在高度工作壓力下的魏德聖,滿腦子只想著眼前的戲,根本無心與這些大老闆搏感情。一次在N.Y. Bagels Cafe的早餐會,他甚至穿著沾滿泥巴的雨鞋,從山上直奔台北市區,一坐下就跟對方說:「我要錢,你要什麼?條件開出來!」讓三個投資者當場楞在那裡。

為了錢,黃志明也把自己的老關係用盡。他曾是周杰倫的電影《不能說的秘密》製片人,一通電話找上「周董」,「周董」說,魏德聖,一定要挺的啊!他還想請魏德聖拍片咧!三千萬元到位,又化解一次資金缺口。

事實上,黃志明曾多次建議魏德聖,要不要乾脆先停下來,去拍一些小成本的電影,賺點錢回來再繼續,但魏德聖認為:「那樣氣就斷了,跟重拍沒兩樣。」因此無論如何他都要堅持到最後。

總共耗資近八億、費時十個月的《賽德克.巴萊》終於在去年九月殺青,如今已經進到後製階段,預計九月九日正式上映。

問魏德聖擔不擔心票房?萬一電影不賣座怎麼辦?「如果你老這樣想,那什麼事情都不用做了,」可能是因為同樣的問題被問的太多遍,魏德聖有點不想多解釋:「我相信我們做出了一部好作品,但我就算講一百遍它會賺錢,你們也不會相信。」

我們離開林口的時候,天上還是看不到一片雲;心想,如果這還是在拍片階段,魏導的心情一定會很焦慮的。還好,片子已經殺青了。




小檔案_霧社街 
位置:新北市林口區太平嶺阿榮片廠 街長:111公尺 全區:12,000坪(約等於2個花博圓山園區) 總花費:8,000萬元 搭建時間:6個月 搭建房屋數目:36間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