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3日 星期三

金融大鱷索羅斯:如何發跡?誰將接班?

按我分享
【終生學習】
鉅亨網新聞中心 (來源:財訊.COM) 2011-08-02  胡明軍 編輯

全球投資界最受關注的人物之一喬治·索羅斯,在他80歲之際,要關上他一手創辦的量子基金的“大門”了。量子基金在上周宣布:基金決定關閉一切投資委托,“清返”全部外來客戶的投資款。量子基金從此將成為私人家族基金。美國《華爾街日報》對此評論:“全球最成功的一位對沖基金經理,走到了對沖基金生命周期的終點。”

索羅斯為“最成功”的對沖基金經理不算夸張。索羅斯把在1969年創建量子基金時的10萬美金變成了今天的1億多美金,平均每年增長20%,總回報率約為102000%。美國媒體掃瞄了一下,認為如此成績只有“股神”沃倫·巴菲特可比。在相同時期內,巴菲特的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的股票每股賬面價增長了135000%。

量子基金解釋“關門”的理由是基金不適應在美國金融監管“新規”下繼續運作。“新規”要求一定規模以上的對沖基金必須公布投資者和職員信息、資產規模、財務狀況、業務運行以及“可能存在的利益沖突”,并“接受證交會官員的定期檢查”。如同當時華爾街的大玩家、肯尼迪總統的父親老肯尼迪被羅斯福總統“以毒攻毒”、任命為美國證交會第一任主席一樣,索羅斯也曾被白宮召去就金融監管做“咨詢溝通”。但索羅斯這次顯然對“新規”很是不滿。索羅斯將一些條例斥之為“繁文縟節”,他用“關門”表明姿態。

從來自匈牙利的一個普通猶太移民,到身家超越145億美元成為我們這個星球最富有的人之一,索羅斯演繹了他令人眩目的投資傳奇。

上世紀九十年代初,他出手狙擊英鎊,令英鎊退出歐洲匯率機制,被金融界稱為“令英格蘭銀行破產的人”,他自己進賬10億美元。后來他又對墨西哥貨幣比索發起攻擊,使墨西哥外匯儲備竟然一時告罄,墨西哥比索和股市崩潰,量子基金大獲其利。

再后來,就是著名的東南亞金融危機,索羅斯指揮操控,對泰國、馬來西亞的貨幣進行大規模連環做空,東南亞幾成索羅斯的“提款機”。索羅斯也就此被稱為“金融大鱷”。馬來西亞時任總理馬哈蒂爾對索羅斯恨得咬牙切齒,斥責索羅斯的手“沾著東南亞國家的血”,而索羅斯回敬:他只是依“市場規則”行事。他甚至“冷酷”地提示:那些金融體系本身存在巨大致命漏洞的國家都應反省“漏洞由來”,抱怨市場無補於事。

索羅斯從不把自己視為單純的投資家,他以“哲人”的視角觀察市場、觀察世界、觀察人性。他當初將自己的基金取名“量子”,是因為他認為,證券市場就像微粒子的物理量子一樣,定數不可能有,變數一定有。索羅斯并對市場提出了他著名的有別於“價值投資論”的“反身性理論”,即投資人的心理和投資行為反過來也會影響市場價值

無論如何,索羅斯豐富了我們對現代資本市場的閱讀。有分析稱,量子基金中止投資委托意味著其將退出國際一線對沖基金陣營。但量子基金目前的資金規模約255億美元,在向投資客戶返還共約10億美元后,它還是一只巨量級基金。如此,“金融大鱷”索羅斯真能抽離市場江湖嗎?


索羅斯:天才魔鬼混合體

他是當之無愧的股市天才、金融大師——從1969年建立“量子基金”至今,他創下了令人難以置信的業績,以平均每年20%的綜合成長率令華爾街同行望塵莫及。

他又是令人聞風喪膽的金融殺手、市場魔鬼——他的狙擊曾經讓英國央行潰不成軍,更曾親手掀起了一場轟動世界的亞洲金融風暴。

他就是當今金融界最響當當的人物——喬治·索羅斯。

北京時間7月27日,索羅斯基金管理公司致信全體股東,索羅斯將不再為外部投資者理財,從此結束近40年的對沖基金經理人生涯。

在叱咤全球金融市場40年之后,索羅斯似乎是親自為他創造的這個時代畫上了句點。而作為一個天才與魔鬼的混合體,他的名字,仍將永載金融史冊。


人生三級跳 金融家哲學心

喬治·索羅斯1930年生於匈牙利的布達佩斯一個猶太人家庭。1944年,隨著納粹德國占領布達佩斯,索羅斯隨全家開始了顛沛流離的逃亡生涯。

那是一個充滿危險和痛苦的時期,全家憑著父親的精明和堅強,靠假身份證和較多的庇護所才得以躲過那場劫難。這場戰爭給索羅斯上了終生難忘的一課:冒險是對的,但絕不要冒毀滅性的危險。

1947年秋天,17歲的索羅斯只身離開匈牙利,準備前往西方國家尋求發展。他先去了瑞士的伯爾尼,爾后又去了倫敦。他曾經不名一文,只能靠打一些零工維持生計,直到1949年進入倫敦經濟學院學習。

在倫敦經濟學院,索羅斯雖然選修了1977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約翰·米德的課程,但他本人卻認為并未從中學到什么東西。他受到英國哲學家卡爾·波普的影響更深——在大學的最後一年,索羅斯幾乎完全專注於波普的“開放社會”理論,撰寫了不少自己的哲學論文,雄心勃勃地要做一個偉大的哲學家。

可惜,家庭的貧窮和波普的勸阻使“哲學家索羅斯”最終選擇了回歸專業,謀求一份“更有前途”的經濟或金融工作。

於是,“金融家索羅斯”誕生了。

二十多年之中,從倫敦到紐約,索羅斯經歷了歐美金融家最典型的“三級跳”──從默默無聞的普通交易員,到明星交易員兼高級分析師,最後創辦自己的基金,成為華爾街的一支獨立力量。

人們都認為索羅斯是一位聰明、機警、善於學習的專業人才,但是他更愿意把自己的成功歸於“哲學”,即用高屋建瓴的哲學思維方式來分析紛繁復雜的金融市場。多年以后,在著名的《金融煉金術》一書中,索羅斯坦率地表示,他在職業生涯的前期“完全沒有用到在大學學習的任何知識”;至於職業生涯的中后期,他主要運用的也是他在大學最後一年培養起來的“哲學思維方式”,這有助於他更深刻地理解金融市場的非理性和“反身性”(即金融市場和投資者之間是互相影響的,不存在誰決定誰的問題)。總而言之,索羅斯基本不相信現代金融學,在他看來,他的成功本身就是對現代金融學理論的嘲笑。


敏銳狙擊手 天才造就魔鬼

1969年開始,索羅斯與他的著名合伙人吉姆·羅杰斯在紐約開設了“雙鷹基金”,初始資本為25萬美元;十年之后,這家基金更名為“量子基金”。
  
在過去42年中,量子基金的平均每年回報率約為20%,被列為給投資者帶來最高凈回報的10個對沖基金之首。

索羅斯的金融才能是世所公認的。

某電視臺記者曾對此做過這樣的形象描述:索羅斯投資於黃金,所以大家都認為應該投資黃金,於是黃金價格上漲;索羅斯寫文章質疑德國馬克的價值,於是馬克匯價下跌;索羅斯投資於倫敦的房地產,那里房產價格頹勢在一夜之間得以扭轉……

索羅斯就是有這樣一種魔力,他振臂一揮,便可以制造一場混亂,而更重要的是,他能夠在混亂中保持冷靜的觀察與敏銳的思考,然后穩、準、狠地做出決斷,找到屬於自己的機會。

1992年,他成功押注英國將被迫讓英鎊貶值并退出歐洲匯率機制,狂賺10億美元,并得名“打垮英格蘭銀行的人”。這一年其基金增長了67.5%。

1994年,他又對墨西哥比索發起攻擊,使墨西哥外匯儲備在短時間內告罄,不得不放棄與美元的掛鉤,實行自由浮動,造成墨西哥比索和國內股市的崩潰,而量子基金在此次危機中收入不菲。

索羅斯擅長對國際政治、金融政策、通貨膨脹的變化、利率和貨幣等因素進行綜合分析,從中挖掘投資的機會。1997年震撼全球的東南亞金融危機便是一個更好的案例。

1997年3月,索羅斯基金開始放空泰銖,隨后在國際游資的推動下泰銖狂跌不止,索羅斯管理的基金從中獲取了暴利。之后他決定席卷整個東南亞,再狠撈一把。這場掃蕩東南亞的索羅斯颶風一舉刮去了百億美元之巨的財富,使這些國家幾十年的經濟增長化為灰燼。

意猶未盡的索羅斯將觸角又伸向了剛剛回歸中國的香港,卻不曾想被香港政府和其身后挺立的中央政府打亂了算盤,這才放棄港幣悻悻而歸。

喜歡與中央銀行對著干,已經成為索羅斯獨特的“名片”。華爾街時報曾將他稱為“金融界的壞孩子”,馬來西亞前總理馬哈蒂爾則直接怒斥他為“亞洲金融危機的縱火犯”。


直覺投機派 隱退江湖未必休

事實上,索羅斯從不隱瞞他作為投資家以追求利潤最大化為目標,他信奉的就是“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他對在交易中遭受損失的任何人都不存在負罪感,因為他也可能遭受損失。

比如1998年投資俄羅斯國家電信公司Svyazinvest就被索羅斯認為是其投資生涯中最大的敗筆。“我自己滿懷希望,結果被它騙了。”

發現自己犯了錯怎么辦?“拋售、退出。”索羅斯的答案簡潔有力,“最簡單的是,了解自己的錯誤,研究自己的錯誤,改正自己的錯誤。”

在索羅斯看來,金融市場技術分析沒有任何理論根據,真正有用的還是基本面分析,尤其是行業分析和公司分析。對於自己在金融市場上的超凡運作能力,連索羅斯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他承認,自己的投資很多時候都是基於“動物直覺”,而不是分析。他甚至拿出過這樣一個看來毫無根據的理由:每當金融市場有不良現象的時候,他的后背就會莫名地疼痛難忍,他就以此為直覺做出最初判斷。

但近年來,索羅斯的直覺卻似乎總是出錯。調查公司報告顯示,其量子基金盡管保持著20%的年均回報率,但過去18個月表現極差,去年僅獲利2.5%,今年上半年更虧損6%。此外,索羅斯旗下1/3與能源業有關的股票投資,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虧損。

有人認為,業績不佳,或許正是索羅斯做出退休決定的一大原因。但在另一些分析者看來,事情卻未必那么簡單。

據悉,索羅斯返還給投資者的資金將不到10億美元。對於掌管著255億美元量子基金的索羅斯來說,這一轉變其實屬象征意義,因為他仍可靠基金余下的245億美元家族資產,在金融市場興風作浪。

彭博通訊社指出,對索羅斯來說,把公司變成純粹家族生意,顯然更有效益,亦不用為公開投資細節煩惱。

同時,還有消息稱,量子基金目前持現比例高達75%。這更讓一些分析人士篤信,此時宣布退休的索羅斯,很可能只是暫時封刀,一旦時機到來,又將大干一番。

多面索羅斯:慈善家+哲學家+作家

據悉,本月即將年滿81歲的索羅斯將在今年年底前,返還總額不到10億美元的外部投資資金。索羅斯致投資者的一份信函顯示,索羅斯的公司未來將不再接受外部投資者資金,只著重管理他個人和家族的資產。

索羅斯一面在金融市場上進行著無情的殺伐,將眾多無辜者碾於他的戰車之下,同時,他又是一個握有巴頓和平獎的慈善家。而這個名頭也不是空穴來風,有人做過預測,索羅斯可能是美國,也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慈善家。同時他還是許多人眼中的哲學家和作家。


慈善緣起:“為了變得富有而死去是失敗的”

去年12月某個寒冷的周一晚上,索羅斯驅車一個小時,從曼哈頓趕到康涅狄格州的格林威治布魯斯博物館。他要為學者救助基金(Scholar Rescue Fund)募集資金而演講。從2002年起,該計劃已向來自40個國家的266位受迫害的學者提供了安全庇護。

索羅斯在為投資債券瘋狂集資時突然領悟到,“如果只是為了變得富有而死去,我將是失敗者。”

對索羅斯來說,解決辦法就是投身於慈善事業。“做一些對這個世界真正有意義的事情,這才是值得為之獻身的。”在他看來,“基金會使我可以抽身出來,可以關心別人多過自己。” 根據索羅斯個人著作,二戰后他以匈牙利流亡身份在英國倫敦政經學院就讀時,便初次想象要扮演慈善家的角色。


30年來捐贈80多億美元

索羅斯在近期文章中透露,過去30年,他捐贈了80多億美元資金來促進民主、培育言論自由、改善教育和消滅全球范圍內的貧窮現象。

索羅斯的善舉羅列起來數不勝數,僅1996年,他便捐出了3.5億美元的善款;為幫助加利福尼亞州和亞利桑那州通過醫用大麻合法化,索羅斯捐獻了l00萬美元;為一項旨在對絕症患者提供更有人情味和更具有實際治療效果的“臨終關懷”計劃,他捐出1500萬美元;為了對合法移民提供幫助,索羅斯捐獻了5000萬美元;另外,索羅斯還捐獻了1200萬美元,用以改進老城區和鄉村地區的數學教學……

借助上述種種義舉,索羅斯在1997年以慈善家的名義被美國人評為“全美國最具影響力的人物”。此后,僅在2000年,索羅斯旗下的援助波黑基金會又為波黑的教育、衛生、社會發展等領域投入了近5億美元的資金。

《時代》雜志2007年,曾刊載了索羅斯在美國計劃投入7億4200萬美元,加上其它地區,總共已投入總額超過60億美元。它也提及了兩個專案計劃:一億美元資助俄羅斯的區域大學建設基礎網絡架構,以及5000萬美元資助Millennium Promise去消滅非洲的極度貧困。

向中歐及東歐的科學家和大學提供援助、在薩拉熱窩圍城戰時幫助平民、協助成立透明國際、捐贈4億2千萬歐元給中歐大學著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穆罕默德·尤納斯的孟加拉鄉村銀行以及其微額貸款計劃……在比爾·蓋茨和沃倫·巴菲特開始捐款前,他已捐款多年也蟬聯多年捐款金額第一。

也許,索羅斯在1992年因押注英國央行讓英鎊貶值從而狂賺10億美元之舉會漸漸淡忘於世,退休后, 索羅斯的新頭銜,將是專職“慈善家”。


以“一個失敗的哲學家”自居

很多學者認為,從思維觀念和積極參與的各種社會活動來看,索羅斯更像是哲學家而非金融投資家;其著作則更具有哲學特色而非單純的投資技術指導。

從1997年的《索羅斯——走在股市曲線前面的人》開始,中國讀者逐漸了解了索羅斯,其著作被翻譯成中文出版的包括:《金融煉金術》、《全球資本主義危機》、《開放社會:改革全球資本主義》、《索羅斯論全球化》、《美國的霸權泡沫:糾正對美國權力的濫用》,以及最新的《索羅斯帶你走出金融危機》。另外三本書國內尚無譯文《易犯錯的年代》(The Age of Fallibility)、《開放蘇聯》(Opening the Soviet System)和《支援民主》(Underwriting Democracy)。

從1985年8月開始,索羅斯堅持寫投資日記。他把日記作為測試自己預言證券市場的變化能力的依據,也同樣作為檢驗自己理論的機會。由於有日記,從1985年8月至1986年11月,索羅斯的觀點和投資戰略就有了詳細的記載,并收入了索羅斯1987年寫的《金融煉金術》一書。

在該書中,索羅斯首次提出了反身理論,盡管在當時看來并未在學術圈得到嚴肅的認可,但他已然將金融市場當作檢驗反身性理論的一個實驗室。而促使他出版最新一書的主要動力則是“通過實時跟蹤金融市場并發表看法,我可以確保反身性理論最終將會得到人們的嚴肅對待”。

索羅斯在最新出版的《索羅斯帶你走出金融危機》一書中曾以“一個失敗的哲學家”自居,深受卡爾·波普哲學思想影響的他十幾年來一直堅持以自己的反身性理論指導投資,即一個“參與者的看法和真實事件之間的雙向反饋回路。人們將他們的決定基於他們對於事件的認知和了解,而并不是基於他們所面臨的真實事件。他們的決定對事件產生了影響,而事件的改變則很可能反過來改變他們的想法。”然而這一理論卻一直未被學界所認可。

他認為,金融市場動蕩無序,股票市場的運作基礎不是邏輯,而是心理。跑贏市場的關鍵在於如何把握這種群體心理。索羅斯在預測市場走向時,比較善於發現相關市場的相互聯系,這使得他能準確地判斷一旦某一市場發生波動,其他相關市場將會發生怎樣的連鎖反應,以便更好地在多個市場同時獲利。

大半生頗具爭議的索羅斯,背后究竟擁有怎樣的女人們?

1955年, 初到美國不久的索羅斯忙於工作以求立足,他遇到了德裔姑娘安娜莉,并於1961年結婚。隨后,兩人在狹小的套間里迎來了三個兒子的出生。事業有了起色后,他們搬進了可以俯瞰中央公園的高檔公寓,兒子也進入了昂貴的私立學校,家里雇有司機和女傭……但安娜莉從不穿名牌設計師的服飾,她樂於自己烹飪,索羅斯也喜歡品嘗妻子的手藝。就是這樣一個看上去其樂融融的家庭,卻最終解體。索羅斯夫婦1980年正式離婚。

1983年,索羅斯和比他小25歲的蘇珊在南安普頓舉行了婚禮。蘇珊吸取索羅斯上一段婚姻失敗的教訓,生下兩個兒子后,她要求索羅斯變得更有人情味。在蘇珊的堅持下,一家人居住在紐約第五大道的私宅里。學習藝術的蘇珊熱衷設計裝修,她把家里裝飾成18世紀英國古式建筑風格。

索羅斯常常奔波於世界各地,一年有六個月在外旅行。剛開始,蘇珊還能與他相隨相伴,他們共同成立了19個基金會,捐款20億美元。可后來蘇珊更想擁有自己的空間,她把心血傾注在設計工作和養育兩個兒子上,兩人不再形影不離。2004年,當兩人的婚姻走到21個年頭時,終於止步了。

后來,索羅斯的“黃昏戀”更富戲劇性:一個是約旦國王遺孀,一個是國際金融大鱷;一個孀居八年,一個兩度離婚;他們相差21歲,卻同樣極富傳奇色彩。

努爾王太后原名麗薩·尼吉卜·哈拉比,她是普林斯頓大學招收的第一批女生之一,獲得了建筑與城市規劃雙學位,并隨在安曼工作的父親來到約旦。1976年在一個集會上,麗薩遇到了約旦國王侯賽因。最終,她成為了侯賽因的第四位王后,八個孩子的后母,名字也變為“努爾·侯賽因”,意為“約旦之光”。

與侯賽因國王21年的婚姻中,努爾是賢良的妻子,母儀天下。1999年,侯賽因國王臨終前,將王位傳給了他第二任妻子所生的王子,努爾王后的大兒子被立為王儲。努爾成為約旦人民心目中的“準王太后”。

索羅斯與努爾的初相識是在1998年,當時他們共同參加了一個反地雷運動的慈善晚會。嗅覺靈敏的狗仔隊發現,努爾像去聽戀人的演唱會一樣,出現在索羅斯在英國牛津大學的演講會觀眾席上。演說之后,他們兩人一起驅車離去。2007年2月,努爾與索羅斯一起前往利比里亞。他們還一起在為“利比里亞教育信托基金”籌款。然而,最後,他們的戀情也漸漸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


曾經的黃金搭檔羅杰斯

真正給索羅斯的投資生涯帶來重大轉折的是他遇到了耶魯大學畢業的吉姆·羅杰斯,兩人結成聯手。在他們聯手的10年間,成為華爾街上的最佳黃金搭檔。

1973年,索羅斯和羅杰斯創建了索羅斯基金管理公司。公司剛開始運作時只有三個人:索羅斯是交易員,羅杰斯是研究員,還有一人是秘書。索羅斯基金的規模雖然并不大,但由於是他們自己的公司,索羅斯和羅杰斯很投入。他們訂了30種商業刊物,收集了1500多家美國和外國公司的金融財務記錄。羅杰斯每天都要仔細地分析研究20份至30份年度財務報告,以期尋找最佳投資機會。他們也善於抓住每一次賺錢機會

正是由於索羅斯和羅杰斯超群的投資才能和默契的配合,他們沒有一年是失敗的,索羅斯基金呈量子般的增長,到1980年12月31日為止,索羅斯基金增長3365%。與標準普爾綜合指數相比,后者同期僅增長47%。

隨著基金規模的擴大,索羅斯的事業蒸蒸日上,特別是1980年,更是一個特別值得驕傲的年度,該年度基金增長102.6%,這是索羅斯和羅杰斯合作成績最好的一年。此時,基金已增加到3.81億美元,索羅斯個人也已躋身到億萬富翁的行列。但令人遺憾的是,羅杰斯此時卻決定離開。這對合作達10年之久的華爾街最佳搭檔的分手,多少有點令索羅斯失落。索羅斯有一種被拋棄的感覺,他甚至曾想過要退出市場,去過一種平淡的生活。

之后,羅杰斯一邊環球旅行一邊投資,他曾經兩次環游世界,第一次在1990年,騎著摩托車,去50多個國家,花了近兩年時間;第二次是1999年,開著奔馳旅行車,歷時三年,途經116個國家,從冰島出發經過歐洲、日本、中國、俄羅斯、非洲、南極、澳大利亞、南美洲然后回到美國,打破了吉尼斯世界紀錄。


一對兒子或將接班

從2004年開始,索羅斯就開始把自己公司的管理權一點點的交到兩個兒子手里,希望他們最終接班。而這次退休的消息,就是他的兒子發布的。

索羅斯的兩名兒子羅伯特(Robert)和喬納森(Jonathan) ,以索羅斯基金管理公司副主席的身份在聯名致投資人的信中寫道,作出該決定的原因之一,是根據最新的金融監管規定,索羅斯基金必須在2012年3月之前完成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登記備案,否則就不能繼續為外部投資者管理資產。而事實上,從2000年至今,該基金一直都在管理索羅斯家族的資產,因此把該基金真正轉型為家族投資公司,可以不必在SEC登記信息。

“截至現在,我們一直靠著此前可以免於登記的規定,幫助允許和家族投資者利益相同的外部股東繼續對量子基金(Quantum)投資,但是最新的監管法則出臺后,這些規定將不能再用,索羅斯基金也轉型成為家族投資公司,”喬納森·索羅斯(Jonathan Soros)和羅伯特·索羅斯(Robert Soros)在信中表示,“希望向過去將近40年時間里把錢投資在索羅斯基金中的客戶表示感謝,相信長期以來,這個決定已經給你們帶來良好的回報。”

去年11月8日,索羅斯基金香港辦事處正式開張。當天,索羅斯并沒有親自到場。他的二兒子喬納森·索羅斯主持了辦事處的開業儀式。41歲的喬納森·索羅斯是哈佛大學法律學院的畢業生,現在是索羅斯基金香港辦事處總裁。而香港辦事處開業前,索羅斯的大兒子羅伯特曾到重慶“探路”,準備在當地大展拳腳。

索羅斯一直要求羅伯特肩負起重擔,主持公司大局。羅伯特過去曾表示他不愿擔任這個職務。羅伯特在同事們心目中享有很高的聲望,他們認為羅伯特能準確預見到全球的市場波動。但他們同時也指出,羅伯特更愿意專心致志地從事投資事務,而不愿接管整個公司。據公司里的人說,羅伯特曾表示,他現在覺得更愿意和他的弟弟一起在父親的公司里負起更大的責任。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并不構成投資建議,世華財訊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若資料與原文有異,概以原文為準。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