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0日 星期三

美債綁架台灣經濟-巨人倒下 巨變開始

按我分享
【終生學習】

資料來源:天下雜誌478期/2011/08
今年以來,上市櫃公司在海外發行的GDR或者是可轉換公司債,總金額已達三十二億美元,約合九一○億新台幣。這些新增的美元部位,都成為發行公司可能的潛在匯率風險。
一位四大會計師事務所審計會計師指出,企業的海外籌資原本就是用在購料等使用,但是在帳面上,只要新台幣升值,海外的美元部位就會有損失,因此避險,如今已成為台灣企業需要共同面對的重要課題。
「歹戲拖棚」的美國政府違約危機,在最後一刻解除警報。但,美國的經濟和財政問題,卻絲毫沒有緩解的跡象,甚至愈演愈烈,更透過全球流通的美債和美元,成為全球最大的不穩定因素。無怪乎,近來俄羅斯總理普丁重砲轟擊美國是「世界經濟寄生蟲」;我國總統馬英九也在接受外媒專訪時表示,美國國債問題將拖累台灣經濟。
不斷提高舉債上限的美國政府,不斷出廠的簇新的美元,看似遠在千里之外,其實從股災、債市波動,到物價上漲、甚至產業、國家競爭力,都與你我生活密切相關。
美國的兩枚原子彈,終結了二次世界大戰。戰後世界政經均勢全面重組。當初世界救星的美國,如今卻成了世界經濟破壞力最大的深水炸彈。
提高舉債上限後,這枚炸彈的爆炸時間延後,但威力更強了。世界均勢的再次重組,深廣程度將不亞於戰後。《天下》採訪團隊在美國、香港、台灣,四大現場,完整解析這場風暴。
〈場景一〉美債違約險象環生
美國/華盛頓特區/美東時間八月二日下午三時,台灣股災前五十五小時
真的拖到最後一刻,美國債務違約警報才告解除。
白宮橢圓形辦公室,美國總統歐巴馬神色凝重地端坐持筆,簽署了《二○一一年美國聯邦政府預算控制法案》,離高達八五○億美元債務的還款大限不到十小時,美國政府提高舉債上限,終於正式生效。
根據法案內容,增加二.一兆美元的舉債,將足以讓美國政府債務撐到二○一三年底不跳票。
美國經濟的危機,避開了「近憂」,漫長痛苦的「遠慮」才正要開始,八月四日及五日從華爾街發難的全球股災,證實了這血淋淋的事實。
《預算控制法案》被學界痛批為「政治妥協、飲鴆止渴」、「政治上的成功交易,經濟上的悲慘妥協。」
匯豐銀行美國首席經濟學家羅根(Kevin Logan)也擔憂,借款上限不斷提高,未來就只能再削減投資、支出,再借新債,不斷惡性循環。
警訊:美國財政赤字拖垮全球經濟
根據匯豐銀行估計,最遲到二○一六年,美國政府光是付利息就佔了預算赤字的六成六。換言之,用於投資產業和基礎建設的資金將愈來愈少。而最壞的情況是,到了二○二五年,美國聯邦政府將毫無餘力進行中長期的產業發展計劃。直接影響到的,就是就業率持續低迷。而就業率沒起色,佔美國經濟七成的民間消費直接受創,全世界依賴美國市場的出口國和依賴美國資金的證券市場,全都會跟著遭殃。
〈場景二〉標準普爾對上自家政府,全球警戒
美國/紐約曼哈頓/美東時間八月五日下午八時,台灣股災後七小時
危機,接連爆發。
美國政府急就章的妥協版債務上限協商,第一時間,不只讓全球股市對美國經濟不信任,接連爆發股災。
如今,總額高達十六.四兆美元的美國國債信用,更面臨近一個世紀以來,最嚴苛的挑戰
離華盛頓三百八十公里的紐約,齊集曼哈頓島南端,主掌全球超過一四○國主權債信生殺大權的三大信評機構正不約而同地舉起狙擊槍,照準鏡內的目標,卻是「自家」政府。
被金融業視為信評「老大」的標準普爾,開了第一槍。
晚上八點,在蜂擁而至的媒體記者包圍下,標準普爾宣布美國債信評等從AAA降為AA+,同時將美國債信評等展望調整為負向。意思是,美國公債,從「全世界最安全的資產」寶座,正式退位。
加上八月二日穆迪已同樣將美國債信評等展望調為負向,三大信評機構已有兩家對美國國債投下不信任票
華爾街預期,還未「表態」的惠譽將會跟進。
被視為全球「金融之錨」的美國公債,首度遭到降評,對金融市場的信心衝擊和實質影響大到無法估計。
首先,包括台灣在內,外匯存底普遍有六、七成以上美元資產的亞洲各國央行,全部第一時間召開最高層級的緊急會議應變。
警訊:信評降級,台灣和各國央行都遭殃
八月六日週末,台灣的中央銀行緊急加班。副總裁周阿定更出面「信心喊話」,他指出,美債仍是全球流動性最高的債券,遭降評可能引起價格短期波動,但不至於動搖台灣的金融秩序和外匯存底。
「真正的困境是,美債不只大到不能倒,目前更沒有足以與美元匹敵的儲備工具,」國際金融專家,曾任央行業務局局長、台銀總經理的台北大學亞洲研究中心榮譽顧問李勝彥接受《天下》專訪,一談到美債和美元,先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他分析,各國央行短時間內,仍只能忍痛承受外匯存底縮水,而不至貿然拋售美債。
美國的國債規模,甚至高出第二、三名總合超過四千億美元。(見表,點圖可放大),「光是流動性這點,全球就沒有任何國家可以取代,」李勝彥說,更何況,美元儘管失去三A最高評等,其他同樣名列「三A俱樂部」國家的政府債券,規模卻難以吸納從各國央行湧出的大量資金。
此外,各國央行如今更陷入「恐怖平衡」,沒有人敢率先大量拋售美債,深怕造成美債價格「無量崩跌」,損失的先是自己。
儘管央行不敢立即大賣美債,美債降評的立即效應,卻將率先衝擊總規模高達數兆美元的各國退休基金。
長期研究歐美股債市的投資專家,法意投資團隊謝銘元指出,包括美國和歐洲部份國家,政府往往立法規定,退休基金必須持有一定比例的最高評等債券商品。換言之,美債一被降評,這些為數龐大的退休基金部位,恐怕必須立刻在市場上賣出美債,買進其他國家政府公債、或轉為現金。
富蘭克林坦伯頓全球債券基金,基金經理人哈森泰博也擔心,「在美債被拋售下,美國舉債的利率會升高,增加財政負擔,進一步影響美債信評,形成惡性循環。」
〈場景三〉美元大賭盤以香港為中心,全球熱錢開賭
「我晚點再跟你說,」台灣出生、日本長大,畢業於美國MIT財務工程學系、年僅三十六歲的Andrew(化名),已經是全球百大避險基金、今年特別派駐香港的三位操盤手之一。Andrew從香港股市開盤前一小時,直到正午之間,連續四次中斷電話採訪,「抱歉,平常不需要這樣的,但最近(市場)一直在變,我要去take care一下,」他用略帶美國口音的中文說。
台股暴跌,在Andrew等避險基金操盤手眼裡,不是災難,而是機會。
「大致上,我們這一段時間,就是在跟別人賭指數,因為美國一定要刪預算,那邊(美股)不會好,亞洲(股市)一定會跌,所以一個月前,(指數期貨)超過了一定價格,我就開始放空,對不起,台北(股市)我們一樣空,」Andrew也許因為放空獲利「賭對了」,原先略帶謹慎的語調頓時熱烈起來。
他笑稱,自從金融海嘯之後,從「超級前輩」,手掌百億美元資金的索羅斯,到名不見經傳,規模不到千萬港幣的避險基金,這兩年來大量將重心從紐約、倫敦,移至亞洲的金融中心香港。
「投資策略千百種,但在資金來源上,這一年,幾乎所有人押的是同一邊:美元會繼續便宜,空美元和借美元在亞洲操作(視情勢買進或放空),更容易賺到錢。」
年輕的Andrew,是這兩年來停泊在香港、投資遍及亞洲,根據投資銀行統計,至少超過一兆美元的投機熱錢縮影。而就在不遠的未來,這個數字,還將繼續上升。
專門替各式避險基金提供操作建議,康合期經首席顧問林彥全表示,前兩次美國量化寬鬆貨幣政策,各式避險基金取得廉價的美元,在香港一方面尋找投資人民幣資產的機會,一面賺亞幣升值財,普遍都有相當的報酬。避險基金的報酬,吸引更多機構投資加入,甚至連「哈佛校務基金、加州退休基金,還有中國的主權基金中投公司的錢,現在都透過投資避險基金,在香港試手氣,」他說。
警訊:熱錢叩關,加大股匯波動、通膨隱憂
八月五日台股崩盤前一天晚上,八點了,位於台北市羅斯福路的中央銀行,好幾扇窗戶還燈火通明。
「其實大家加班已經快一個月了,」一位央行主管透露,自從美債違約風波開始浮上檯面,中央銀行總裁彭淮南就像是啟動「備戰狀態」,多次找來各局處一級主管沙盤推演各種可能情況。
央行預期停泊香港的美元熱錢,極可能再度來台叩關。
熱錢除了帶來通膨威脅,考驗央行雙率決策之外。與一般投資人息息相關的,更是股匯市的大幅波動。
在國際股災發生前,其實過去台灣投資人較少留意,卻被國外法人視為全球投資氣氛「恐慌指數」的VIX波動率指數為例,已在上週八月四日一天之內,上漲超過三五%,逼近金融海嘯時期的水準。累計自七月初以來,VIX波動率指數經過歐債危機、美債風波,已經整整上漲一倍之多。
股災之後,各國股市仍不知何時止跌。但綜合富達投信、JF摩根及富邦證券多位分析師建議,如今在美債降評後續發展、熱錢進出動向以及各國政府(如日本)對匯市的干預尚未明朗前,投資人必須提高風險意識,最好保留較多現金部位,暫時以守待攻。
〈場景四〉錢匯不回,企業低調避險
台北仁愛路/台北時間八月二日
美國通過債務上限的幾個小時前,中鋼剛完成一筆三六四九萬美元,約折合十億新台幣的遠期外匯避險合約,中鋼董事長鄒若齊不願說明為什麼有此一舉,但市場普遍解讀,中鋼是擔心美元弱勢造成最近才完成的七.五億美元全球存託憑證(GDR)籌資案產生匯損。
全面備戰防堵新台幣驟升的中央銀行已經「暗示」,企業在海外籌到的美元部位,最好就用在海外,不要匯回台灣。
時間拉回六、七月,當歐債危機與美債上限問題陸續發生,對匯率與市場風險最敏感的壽險公司,更早已開始進行風險控管。
就在仁愛路四段靠近仁愛圓環的兩邊,國泰人壽與富邦人壽的投資部門遙遙相對,高階主管分別齊聚一堂,都在因應債信危機的衝擊。
警訊:匯損風險加劇
主要是壽險業的海外投資金額龐大,過去又多集中在美元相關的部位,這幾年美元不斷貶值,讓壽險業的匯兌損失嚴重。富邦金控副董事長蔡明興五月底就表示要分散幣別資產,多買一些新興國家的債券。
約四五%的海外資產是以美債為主的國泰人壽,也正在加快腳步調整部位。
今年以來,上市櫃公司在海外發行的GDR或者是可轉換公司債,總金額已達三十二億美元,約合九一○億新台幣。這些新增的美元部位,都成為發行公司可能的潛在匯率風險。
一位四大會計師事務所審計會計師指出,企業的海外籌資原本就是用在購料等使用,但是在帳面上,只要新台幣升值,海外的美元部位就會有損失,因此避險,如今已成為台灣企業需要共同面對的重要課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