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22日 星期五

葉國一:別管贏過誰,只要每天超越自己就好

按我分享
【終生學習】

資料來源:今周刊 期數 : 742

這是入主益通之後,英業達集團會長葉國一首度接受媒體專訪,從晚上六點聊到深夜一點,長達七小時中,他大談太陽能夢,談做事之道,談NB代工業的經營,更談葉家能富過三代的祕訣。
在數百億身價的背後,有四個鮮為人知的處世智慧,請聽他娓娓道來……。

穿著咖啡色POLO衫,帶著一貫笑容,這是入主太陽能廠益通後,英業達集團會長葉國一首度接受媒體專訪。這天的他精神奕奕,來到餐廳的第一件事,就是從口袋掏出一疊紅包袋,發
起了福氣紅包,「人家都說我很有福氣,趁著開春,我把福氣分給大家,讓大家沾沾喜氣。」
這就是葉國一,讓鴻海董事長郭台銘、廣達董事長林百里都得叫他一聲「老大」的企業家,有他在,就笑聲不斷。他唱歌、跳舞、喝酒樣樣行,信手拈來就是好些個笑話,手腳靈活地變魔術,有他在的地方笑聲不斷,令人驚歎!
任誰也猜不著,這樣有活力的科技大老,今年,七十歲。說他是台灣最快樂的企業家,絕不為過。
多數的人都不知道,他白手起家的背後,是在肥皂工廠被老闆十一年「磨」成精,懂得察言觀色、習得做事之道。他的人生就像是一部活的台灣科技史,他在科技業界裡合縱連橫,所以他的好友眾多,縱使商場上爾虞我詐,尤其NB代工業,「人人都想當一哥。」葉國一卻鮮少與人為敵,儘管手下大將難免抱怨對手,但他都是那句:「不要想說贏過誰、趕過誰,我只希望你們每天超越你們自己。」
他投資產業、常出手金援朋友,砸六億元救亞力山大健身中心後,又再拿十.五億元入主大板根(位於三峽的森林溫泉度假村,因發生財務問題,請葉國一出手相助),「人對錢,真的要看開,只是要看開,真的很不容易!」但他做到了,雖然資助亞力山大的六億元拿不回來,他那股想幫人的心意卻沒變過。
如今,他跨足房地產業,把產業版圖拓展得更廣闊,在他數百億元身價背後,有四個鮮為人知的處世智慧。他接受《今周刊》專訪,大方與人分享,從晚餐時間談到深夜一點,時間長達七小時,以下為葉國一親自口述內容:
談做事
從小地方訓練自己的觀察力
前一陣子,我看電視在談蔣家的事,曾講了這麼一段:某一日,蔣經國和蔣孝嚴走在路上時,天邊有一群鳥飛過,蔣經國就問蔣孝嚴:「剛剛有幾隻鳥飛過?」蔣孝嚴先是一愣,接著說:「我不知道。」但走沒幾步路,蔣經國又問:「剛剛一共有幾部車經過?」蔣孝嚴一樣又答不出來。
這讓我想起了我年輕的時候。
年輕時,在老師介紹下,到他的親戚家工作,那是我的第二份工作。第一份工作是在老師的廣告社上班,但他幾乎沒有時間來處理事件,心想,這樣不行,於是就到老師的親戚家上班。
那是一間肥皂廠,可是你知道嗎?我第一天去上班就挨罵。
我的位置就坐在老闆對面,剛上班的第一個小時,電話響了,我當然主動接起電話,對方要找老闆,立刻就請他接電話。老闆接過去之後,也和對方談得很開心,但電話一掛上,我就被罵了。
老闆大聲喝斥:「你接電話時也沒先問他是誰,萬一人家要綁票怎麼辦?以後我的電話你不准接!」
隔沒幾分鐘,電話又響了,我心想,老闆叫我不要接,那我當然不敢接,結果我又被罵了,「你是聾了嗎?幹麼不接電話?」老闆又臭罵了我一頓。
後來,我學會了,人家打電話來,要先問是誰、哪裡找。
這家公司在萬華從事肥皂製造的生意,所以在板橋也有一個甘油廠。可是那個時代工廠沒有電話,老闆都會叫我去工廠,請廠長中午來店裡。那個年代沒有什麼交通工具,我騎著腳踏車去,從萬華騎啊騎,騎到板橋,請了廠長回來。
廠長回來,老闆第一件事就問我:「你去工廠,今天鍋爐幾度?」我愣住,於是,霹靂啪啦又挨一頓罵。
隔沒幾天,老闆又叫我去請廠長回來,這次我去叫廠長時,學乖了,先看鍋爐。回來老闆果然又要問問題,心想,「好啊,給你問。」我很有信心,一定能答得對。
「今天來幾名工人?」當場,我又語塞。
我的觀察力就是這樣被訓練出來的。後來我養成習慣,出門看到什麼都記在腦子裡,我到公司幫老闆做一件事,但要會替他注意十件事,這就是觀察力。就像當年蔣經國訓練蔣孝嚴一樣,蔣經國學的是經貿,所以觀察力敏銳,看過的各方面都會記起來,我也是這樣被教出來的。
那一年,我十九歲。
但在做這份工作時,真的很恨,因為我家環境不好,是三級貧戶,但是他給的待遇又很好,那個年代工作一個月有三、四百元薪水就很好了,可是我可以領一二○○元。為了家庭,我能怎麼辦?這一待,就是十一年,卻影響我非常大。後來自己經營公司,就覺得要對員工「仁慈」,當初我被罵,所以現在我對人完全用不同的方式。

談經營
不必為了搶當一哥自相殘殺
不過,經營一個事業又是不一樣的事。
像我們最近買了益通,就是看好太陽能市場。以太陽能現在所有的產能對比全世界發電量,才萬分之四到五,太陽能市場是非常大的,比起我們做筆記型電腦,真的太輕鬆。
我們做筆記型電腦,太冤枉了!全世界九五%的筆記型電腦都是我們做的,可是大家為了想當一哥,殺成這樣,其實不必這樣子,這樣只是讓客戶的財報一直往上修,賺錢的都是客戶,重點還是要有合理的利潤。
早期,我們曾遇過一位印度客戶,來台灣談生意。他來的時間通常不會太早,差不多上午十一點到,大概談到下午一點,我們都會禮貌性地請他吃飯。當他要走時,他會跟你說,這個sample(樣品)他要、那個sample他也要,可是談到付錢時,這位印度客戶卻說了,「反正你也要請我吃飯,這樣吧,飯不用請了, sample免費送我就好。」
你們一定覺得很愕然,怎麼會有這種騙子?這就是經驗。所以,後來英業達的員工在生意沒談成前,絕對不請吃飯,要請也只有兩種,就是可樂和三明治。
經營事業就是要不斷地學,像現在,有很多人心裡面不爽,不爽像郭台銘這樣的人。我就常告訴我們的幹部:「不要想說贏過誰、趕過誰,我只希望你們每天超越你們自己。」
不要跟別人比,和郭董比你也不能不服氣,他今天是首富,人家做得這麼好,人家成功啊,你還能說他怎麼樣呢?角度不一樣,郭台銘是成功的,他怎樣成功值得我們借鏡
像郭台銘當初去龍華的時候,我帶他去蓋工廠,台灣(代工業與零組件供應商)的中心、衛星體系,是我第一個實踐的,在馬來西亞,我帶了廠商過去看。後來大家去大陸投資,才有了中心、衛星體制,所以我覺得,要去力行他怎麼做。郭董會成功,是因為他把這種模式放大了一百倍、一千倍,雖然心有不甘,但你還是要佩服他。
所以,我買益通後,KY(指友達董事長李焜耀)說要找我談太陽能,看有什麼可合作,我說:「可以啊。」對我來講,我是開放的,現在有幾家都在找我合作。
代工筆記型電腦走向微利時代對我衝擊很大,如何不要重蹈覆轍,大家應該要做得很好、要結盟、要有合理的利潤,不要再去自相殘殺,已經有筆記型電腦這個借鏡,太陽能不能再這樣子。我們可以少賺,但我們不能虧。
雖然我已經交棒了,一下子幾十家公司都交了出去,董事長已經不是我,可是,我告訴財務長,有一樣東西我不能交,就是我的印章。很多人說,我應該要把圖章收回來,讓李詩欽(英業達董事長 )蓋他的印章,因為蓋下去就得要有責任感,但我的想法不一樣,我希望從中協助,讓他能做得更好。
我是從零開始,一步一步到現在做了幾十年董事長的經驗,他(指李詩欽)一下子跳這麼高,接這麼多公司,會有困難的。所以,現在我還是每天九點就去上班,早上都是在開會,下午就沒什麼事。
開會時,我通常都閉目養神,但每個字、每句話都聽在我耳裡,尤其碰到集團會議時,從早上八點半坐到下午五點半,中午也坐在同一個位子上吃飯,飯我還不吃,只吃菜、喝點湯,其他時間,我都是在聽,頂多上廁所兩次,可怕吧!
談投資
看開金錢,但心中有一把尺

很多人說我投資很多,幫很多人忙,可是其實很多人誤解我。
像我投資亞力山大,當時唐老師(亞力山大董事長唐雅君)找我幫忙,我聽完簡報算一算,大概六億元可以救兩千名員工和他們的家庭,所以就答應了。後來才發現,亞力山大有會員,他們把會員預收款當收入,這個洞可不得了。
後來,唐老師告訴我,隔天還需要一千萬元,但那時為了收掉績效不好的點,處理一些債務,已經投下了五億九七○○萬元,我就告訴唐老師:「你的額度只剩下三百萬元。」
再舉一個例子,三峽大板根的蔡董(蔡春隆)也花了兩年,透過各種方式想與我認識,我去看了一次發現,真的漂亮!
於是,我就請蔡董來簡報,廖董(華國董事長廖裕輝)告訴我說,「蔡董做了十八年,真的很艱困。」不過這次我學乖了,第一件事就是問大板根有沒有會員,他們有會員,繳會費就等同股東,來消費就可以免費。
我想了兩天,才決定幫這個忙,但我要求一切得按照我的規畫。我從如何還清銀行欠債、如何與股東協商,到銀行聯貸蓋飯店,一手替他們做好計畫。我不是隨便投資的。
像我日前開會,英業達投資的一家公司,進去八年多了,投了四千萬美元,後來溫副董(指溫世仁)兒子又投入了一千五百萬美元。不過,這個創業團隊很有趣,那個博士一直認為這是他和溫副董創立的公司,與英業達無關,可是,這錢是公司出的,現在虧到只剩下五百萬元。
所以他第一次到總部來簡報,聽完我告訴他:「博士,我真的很對不起,這個公司好像我生下一個小孩,就擺在外邊,給他一些生活費後,就再也不管他,我錯了。」
實際上,我哪裡有錯呢?我根本沒有錯,因為他認為這是他自己的公司,但我先把錯扛下來,要求他們董事會馬上換人。
我和我們董事長(指李詩欽)、財務長三個人進去董事會,「你剛才講董事會要從兩個月開一次改成三個月,這不行,不僅每個月要開一次董事會,還要每周來報告進度,在(英業達的)目標會議裡檢討,名字也要更名成英什麼達。」
「做什麼就要像什麼,投資公司也一樣。」以前我們要介入很難,可是現在博士得每周提出資料,他估今年大概可以成長三成,可是我的看法不一樣,「你不要坐在那個地方等生意,要走出去,把去年的業績提高一倍,當作今年的目標。」
你看郭董(指郭台銘)去年營業額兩兆元,今年準備要成長三○%,是六千億元耶!人家就是定個目標去衝,也許最後只達到四千億元,那也很不錯啊。但你不可以把你的目標訂得很低,說我的目標達到了。
後來這位博士去找我們董事長(李詩欽)訴苦,覺得壓力很大,但我們董事長說:「不是我給你的壓力,而是會長給我的壓力就是這樣。」
投資要像一回事,更何況這四千萬美元是公司(英業達)拿出來的。
不過,人對錢,真的要看開,只是要看開,真的很不容易!一般人都是拿了錢放不下。像唐老師的案子,我太太知道我以前幫了很多人,所以她也是後來才知道我幫了唐老師,她說:「我嫁給你,算四十年好了,一個月你給我生活費五十萬元,四十年是二億四千萬元,還不到她(指唐老師)的一半。」
不過,其實她是開玩笑,她能理解有兩千個家庭,如果我可以幫得起來,是很好的事情,這也是為什麼後來我又陸續幫了很多人。

談年輕人
待人處世嚴守「奉公守法」
人家看我白手起家,到現在可以幫很多人的忙,但現在時代改變,年輕人的想法也都不一樣了。
年輕這一代,使用電腦很頻繁,可是,文字的使用就沒那麼好。像我過年收到一封簡訊,寫著「全免鴻運大展」,應該是「金兔鴻運大展」才對!
對年輕人而言,我最大的感受是教育。現在的老師不能說、不能打,老師管家長罵,不管也罵。用三字經的話來說,就是「玉不琢,不成器」。可是這樣的狀況,在現代社會已經不存在,老師在台上講、學生在台下玩,讓我很感嘆。
像我每晚睡前仍有一個習慣,檢討我今天又做了什麼,一日三省不要講,我是每日都在反省,提醒自己為人處世要有天理良知,處世的時候不要違背天理。
所以我寫下幾個點, 記在PDA上,每天都看,每天都想。(拿出PDA念)不抱怨、不計較、不爭功、不爭利,就像座右銘,時時警惕自己,少指責、少計較、少抱怨、不爭功、不爭名、不爭利。
你問我,那年輕人出社會後呢?其實我很八股,就是「奉公守法」這四個字。
去年政大企家班有個聚餐,廖董(華國飯店董事長廖裕輝)問我要不要去跟他們講幾句話,我問,「有沒有什麼主題?」他們說沒有,所以我就想說講個「緣分」好了,因為裡面都是企家班的,大家職位都很不錯,都是些高階主管。
我的習慣是任何場合早到半小時。那天是約六點半,我六點就到了,可是沒有任何人來;六點半了,開始有工人來裝音響,下面還是沒有人來;七點半,才來了三分之一,大家在講是不是該上菜,然後請我講幾句話,接近八點,才來差不多一半。後來我上台,主題就改成講「守時」,我說:「我知道大家都是大老闆,非常忙碌,尤其現在這個時間又塞車,遲到是應該的。」當場, 大家只敢低頭吃飯。
我沒有念很多書,但是我學的這些,就是相信它。

葉國一
出生:1941年
現職:英業達集團會長
經歷:三愛電子公司副總
英業達公司創辦人
學歷:士林高商、韓國清州大學名譽經營管理學博士
家庭:已婚,育有二子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